萤火直播间550.atv

      长工们纷纷向小眼睛程小菜围了过来,都想知鍠道刚才这位扛着石头过河的,到底是何许人。

      程小菜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感觉时间还早,于是就找了一处干净的石墩子,然后坐下来,慢慢说道,刚才这个人啊,叫程子龙,㘫说起这程子龙的故事,估计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发生在他身上的让人想不캬到的事情太多ꨞ了。

      “没事,你慢慢说,刚好今天干不成活,时间又早,回去还得忙活,馲还不如偷个懒休息一下。”又高又壮的王大狗第一个说。

      “就是,慢и慢说,不着푀急。”周围的长工们都表现ㅇ出特别渴望听故事的神情。

      “好,既然大伙想听,那我就慢慢说来大家听听,就鼌当说点闲话,吹吹牛皮。传说这金桔乡啊,自古以来都是一片荒地,到处퀧是树揉林、杂草,据说还有老虎出没,传闻到了清朝嘉庆年间的时候,有一天,有一个操着湖北口音的外乡人来U到了这里,然后在金桔乡这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今天这看看,明天那看看,左看看、又看黮看,看了将近两三天,也不知道这놽个人在看啥,到第四天的时候,这个外乡人找到这里的县太爷,传说用了足足三百两银子把整㝘个金桔乡买了下来。据说把当时的县太爷高兴坏了,因为一个长满㸯树木和茅草,连路都没有的地方,没有多少亩田地,并且全是荒地,连一个人都没有,居然能⯞卖出这个高的軛价格,这个县太爷都觉得这个外乡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傻了,但既然有人送钱上门,不要白不要,当天就签了地契,盖了大印。”

      “这人是谁?咋这么傻帽?真是傻子钱多?”王大狗感觉特̙别不公平地说道。

      “你说错了,其实别人才不傻,别人是聪敏人!当时也有人问这个外乡人,为什么要买金桔乡这个地方,ᾬ三百两银子完全可以买到比金蒇桔乡大一倍的地,并且还可以买到好地。但每次有人这么问外乡人的时候,这个外乡人都只是笑着说,我就喜欢这个地方。”程小菜说道。

      “这些地主떚老财们啊,真是有钱任性,䋽想娶几个老婆就娶几个,想生几个孩子就生几벰个,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就图自个喜欢。”王ݴ大狗感叹道。

      “那后来这个外乡人有没有说到底찬为什么花那么多的钱銝买这片荒地?”王三狗一脸认真,特别执着地问。

      “你问꘰对了,不管大家怎么问,这个外乡人就是不说,后来巟大家想了一个办法,请这个外乡人吃了一顿饭,喝了一顿酒,把这个外乡人给灌醉了,然后套这个外乡人的话。结果,你们猜怎么着,终于给套了出来。”程小菜ኺ看了看自己周围的长工们一双双好奇的眼神,故意咳嗽了一声,停了一下。

      ꕣ “你快说啊,别卖关子了塕。这个外乡人到底说了啥?”长工们都急得直嚷嚷。

      “让我喝一口水,润润嗓子,别着急嘛。”程小菜从裤腰带上取下一个装满ӏ水的葫芦,然后喝逅了一口,接着说道,“这个外乡人᱕说,这个金桔乡可是个风水宝地,说这里鳪是什么:大宝座、小宝座,宝座中的宝座,大树木、小树木,树木中的树木,虽然天造有不足,但是后天可以补之类的话。等到大家再问这个外乡人什么意思的时候,这个外乡人就醉倒睡着了。等到第二天别人再问的时蜣候,这个外乡人就好像完全忘记了昨天说的话,啥都不说了。”

      “大宝座、小ᬊ宝座,宝座中的宝座,大树木、小树木,树木中的쬭树木,啥意思?什么不足?什墆么补?哈个意思?”王三狗像个学生一样,好奇地问。

      ဒ“你这个小娃娃,问题咋这么多!我咋知道!我要知道我就当地主了,我就左手搂一个老婆,右手搂一个老婆,早就到被窝里去了,那有时间在这里跟你们聊天日白哟。”程小菜对着王三狗开玩笑说。

      “你这个小身板,还左一个老婆,右一蟑个老婆,行不行啊!别到时候自己不行,还得请我们这些长工帮忙,得加工钱,不加工钱쿙,老子不干活!哈哈。”王大狗自㗎己说完,哈哈大笑,引得周围的长工们也哈哈大笑。

      “뵓没事,可以请我去,我不要钱,免费的!”王二狗也跟着说道愼,引得长工们更是哈哈大笑,有的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大狗拍了拍王二狗的肩膀,说,“真是好兄弟!醐你连婚都討没有结,知道个啥,还免费,还抢你亲大哥的生意,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哈。”

      王二狗连声说道,“不敢,不敢,我就是嘴上说说,哪有那个胆。”

      “你们这些狗日的,全是用下半身想问题的人,惦记地主老婆的事,참想想可以,但可千万不能干,一定要管住鋲自己的裤腰带,不然런的话,就会落得屌被割了喂狗,腿被打断扔家门,被疼死、饿死、冻死的下场,在这个金桔乡就有一个长工,好像名字叫霍什么海,名字有点记不清了,最后就是Ǵ这个下场。

      王二狗一听,吓得连忙说,“我就说说而已,我有这个贼心,也뜋没这个贼胆。”

      王大狗满不在乎的说,“老子不怕,能睡上地主老婆,别说割屌了,就稒是杀头也值。”

      程小菜指着王大狗,有些结巴地说,“你,你,你,你牛逼!”

      “接着讲,这个外̄乡人就是程子龙他祖辈?”王三狗似乎对这地主老婆的事情不是很关系,对这程子龙更关心,一脸认真地问。

      䯰 “不是,不ၡ是,程子龙他哪有这么好的命,他要有这当地主的好命,就不会跟我们一样当长工了。这个外乡人是现在金桔乡地主程万财的祖辈,叫程有之。而当时这个外乡人程有之,从湖北来四川的时候,身边就跟着一个小长工。对于这个小长工,没人听说过他的大名,也没人关心他的姓名,只知道程有之叫这个小长工为䂰小微。而这个Ⓜ小长工小微,就是程子龙的祖辈。”

      “据说这个小微,个子不高,身材瘦小,但特别机灵廾,干活特别利索,也特别会说话,有一个外号,叫“小老㶁鼠”,深得地主程有之的喜縷欢,到了金桔乡똬之后,坣地主程有岓之让小微当起了管家,这小微也的确特别能干,指挥长工们在一年的时间里,硬是把金桔乡的荒地全部开垦了出来,能种稻米的种䤨稻米,不能种稻米的种玉米,啥都不能种的,就种桔树。地主程有之也没闲着,也种树,但他是专门在一个地方种一大片树,他种的好像是黄葛树,长得又高、又大的树,现在金桔乡村口不远的十几棵黄葛树,每一棵都将近三四十米高,据说都是这个程有之亲自种的。还听说在丈程有之快死的时候,还专门对自己子女交代,要在这个地方种黄葛树,还要在村后面的有个地方要种桔树,种得越多越好。并且专门把小微叫到身边,叮嘱要帮助他的子厷女在这两个地方种树。并且还对小微说,如果你实在೜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话,就跟着我姓程吧。就叫程小微擷,人总得有个姓才行,你说对不对。小微接受了,从此就叫程小微。芊”

      “这个小微不知道自己姓啥?为什么?”ꖦ王三狗问道。

      “嘿,这是谁家的孩子,问题繝咋这么多!这么爱问为什么!”︢程小菜半开玩笑说到桞。

      “哈哈,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三个是亲兄弟,我是大哥。”王大狗窓指了指自己,然后指着王二狗说,“他是我二弟”,然后指着王三狗说,“他是我三弟憵,我这三弟今年才十七岁,特别天真幼稚,对什么都充满好奇,特别喜欢问为什么Λ,哈哈。”

      “好吧,如果你特别想知道为什么,我就告诉你,如果你是被长工扔掉的小⯮孩,被地主家捡去了,你自己知道姓啥?谁知道你姓啥?谁在乎你姓啥?”程小菜说道。

      “说得也是。”王三狗好像特别理解的点了点头。

      听说在地主程有之活着的时候,这个程小微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因为地主觉得他是有功的人,对他也还是不错了。但自从程有之死了之后,程有之的子女们,对程小微的态度ꦅ一下就变了,都觉得程小微多管闲事,所以各种刁难,之后没过几年,⴩程小微也死了。

      “从程小微这一代人下来,就是程少望,也就是程子龙的父亲了。据说这个程少望身材和他父亲一样,又瘦又小,据说除了两个眼睛长得特别有精神之外,ʧ别的什么,比如脸、嘴、耳朵之类的都长得特别丑,特别是那个鼻子,据说长得跟公猪的鼻子一样,不是一般的丑,而是特꽥别丑。哎,你还别说,这样的人居然还能找到媳妇,这个媳妇也是金桔乡一个长工的女儿,个子虽然也不高,长得也不好看,但两个包子特别大,屁股也大,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一晃一晃的,一看就能干粗活,还能生儿子。一个长工能找到这样的人当媳妇,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程小둕菜一边说,一边感叹。

      “啊,我不喜㠥欢这样的,我喜欢地主家的姑娘,又高又瘦又好看。”王三狗说道。

      听完这话,周围的长工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小伙子,好看有个屁用,能挑水?能砍柴?能喂猪?能生儿子?咱们长工如果找个까婆娘不会干粗活,会累死,如果找个婆娘不会生儿子,以后老了会饿死。”程小菜й像老师教学生一样,大声说道。 ޱ

      王三狗嘿濪嘿笑着说,업我也是随便说说而已。

      王大狗拍了拍王三狗的肩膀,你这个胆小鬼,啥事都只能是说说。要有志向。

      “说来也奇怪,这个程少望和这个女人结婚估计有了三四十年,等到程少望快六十㺲岁的时候,才要上仔,按理说,这个女人这么好的条件,应该很快ᒎ就能生仔,但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奇怪。然而更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在生仔的当天,本来好好的太阳天,没过一会黑云就来了,天一下就暗了下来,没过一会,就开始下起大雨,还带着冰雹,噼里啪啦地落砵在地上,没过多久,大雨停了,太阳又出来了,仔生下来了,你们说奇不奇怪。据说更奇怪的是,在这个女人生仔的当天,程少望家的黄母狗也下了一窝仔,一共七个,是不是挺巧的。还有更奇怪的,一般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老虎ۨ生老虎,老鼠生老鼠,哪有见㲅过老鼠生老虎的!嘿,你还真别说,程子龙就是一个例外。”程小菜说道。

      “程子龙父母相貌都比较槐丑吧,嘿,他运气鶳倒好,他父母身上长得难看的地方他一个没继承,他父母身上长得好看的地方统统继承了,生来就浓眉大眼、相貌端端正正,两只眼睛特别有神。更神奇的是,程븱子龙父母个子都不高吧,估计都是一米五、六的普通人的个,但这程子龙,就像春天里的竹子一样,一天一个样,见风就长,蹭蹭蹭往上长,硬是长到了一米八五的大个,浑身的肌肉壮实得跟水牛一样,背上二三百斤휢的东西,腰都不会弯一下。所以金桔乡的人,无论是地主和长工,都说程子龙不是他父埄母的种,是麻雀窝里飞出了杜鹃鸟,鸡窝里飞出了老鹰。”

      “哪这个程子龙到底是不是他父母的种?”王三狗听完之后,眼里充满了疑ꖂ惑,特˘别好奇的问。

      程小菜看了看王三狗那充满疑惑的爊眼神,语气很沉重地说,“三狗啊,这个问题,你得亲自去问问程子龙才쇞行啊!我真不知道!”

      程小菜说完,周围所有的长工都哈哈大笑起来。

      而王三狗一脸蒙圈,不知道长工们为什么会哈哈大笑。

      程小菜讲完故事,对周围的长工们说,走吧,回吧,进不了城,只能回家挨骂了。同时,程小菜心里特别好奇,这程子龙不要命也要过江,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进城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