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荡的生活

      없咚咚咚…

      仫 朦胧夜色中,急促的鼓声陡然间响起。

      陈河站在校阅台上,面色肃然的望着营舍方向。

      在那里一群慌乱的军卒正向这边跑来。

      ㋣小侯爷,时辰已到。“”陆ꅩ文其放下擂鼓抱拳道。

      陈河扫了一眼下边的士卒,只有五百人按时到达了校场。

      陈河等了一会,见没有䶠人再来点卯,齲便摆둛摆手,示意没事了。

      പ士卒们哈气뗕连天的抱怨几句,睡眼朦胧的回营舍去了。

      接下ͱ来的三天,每天天不亮,就会响起擂鼓声。

      弄的将士们怨声쪛载道,不过,陈河什么也没说,依旧让他们回去。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将士们忽然发现小侯爷身后站了一队青衣䆔小帽的家丁䀟。

      “迟到者多少人?”

      姝 “回小侯爷,四十六人㡆。”

      훂 윲 陆文其小心翼翼的说着,唯恐得罪了这位॒勋贵子弟。

      陈河点点头,面向众将士,开口说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谁要是不想干了,可以立马走人一切后果由我负责。” 洐

      此话一㺫出,原本嬉笑怒骂的将士渐渐安静下来。

      见没人退出,陈河冷笑一声,“很好,截既然没人退出ೌ,那么刚才迟到的人可以站出来了。”

      人群一阵骚动,随后四十几个年㴪龄不一的将士走出队列。

      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似乎并不担心他们的处境。

      见状,陈河怒极而笑,猛地大喝一声,“来人呐,>按律杖责뱌三十!”

      没有一人回应睮命令,所有人都是低着头不知再想什么。

      蟜苚很好。 ⹤ 쩒

      陈河连续两次碰了钉子,也不在意,对着身后的家丁挥挥手。

      十几个家丁便如狼似虎的冲下校阅台。

      ꉩ 那些将士自然不会将小小的家丁放在眼里,纷纷撸起袖子叫骂着迎上去。

      小侯爷他们不敢打,可十几个家丁还没放在眼里。

      然而双腺方一交렛手,军卒齐齐变了脸仓色。

      十几个家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招招致命,数息功夫ﭥ就将他们四十几个人放倒在地。

      对此陈河并不意外,别看他们一副家丁打扮,实则都是情报司培养的顶级高手。

       若不是他需要整顿军纪,也不会把这些人叫来。

      “行刑吧”

      一声珋令下,十几个家丁抡起水火棍就往军卒的背上招呼。

      开켦始的时候,还有䧡人发出惨鲂叫声,到了后面干脆只剩下了棍子砸在身体上发出的沉闷声。

      吓得那些围观的军卒直冒冷汗,他们还没见过这么韍凶悍的家丁。

      “每人一百两银子,抬回≞家养伤。

      伤好之后,立即返回军营,不得有误。”

      “是。”

      ৊几个家丁躬身施了一礼,从腰袋上解下银子,给每个伤员扔了一包。鈌

      然后抬着他们走ﶷ出校场,望着这些人的背影,陆文其颤声道,“小侯爷,您༴当真给他们发军饷?”

      陈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将目光从将士的身上依次扫过,他开口了。

      “从今往后,凡我神机营将士,胆敢违反军纪者,斩!”

      众军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小侯爷也太狠了。

      站在台上,将士们的表情自然被왠陈河횂揽入眼底。

      他语气缓和道,廴“当然,本少爷赏罚分明,月底你们的饷银将全部结清,表现好的,每䤡人赏二百两银子。”

      将士们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小侯儿爷如此爽快,不但能结清饷银,还给每个人二百两赏银。

       这笔钱足够他们全家老小生活数年了。

      嵼也不知是谁带头跪了下去,虎目通红的哽咽起来。

      ꃜ  这一刻嬂的神机营将士更毗像获得新生的灾民。

      陆文其站在一旁神色复杂的摇摇头。

      他不相信陈河能给大家结清饷银,连侯爷都办不到的事情,他一个富家少爷又如何能办到。

      现在所发生的不过是一个无聊的少爷在逗弄他们这帮可怜的士쌤卒罢了。

      “怎么,不信我说的话?”陈河转过头看ﱒ向他。

      ᔾ陆文其脸色一变,急忙解释道,“末将不敢……”

      쎟两人虽然接触不多,但以他对勋贵的了解,保不齐这会小泲侯爷已经恨上他了。

      陈河没有ᅢ点破陆文其那点小心思。

      反㡚而问起了人数缺少的问题,当他得知在燕来楼还有泐一批夜宿的神机营将士时,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랎 “全军集合,随鑬我去一趟燕来楼。” 鰒

      셪 遵命。

      ᑂ陆文其抱拳退下去,蓫紧接着数百神机营将士,背着鸟统随他去了燕来楼。

      这是一家新开的青楼も,쀄老鸨子据说是靠山㝃非常多。

      当陈河带人赶到青楼时,只见穿着粉色锦袍的老鸨子,ﱘ一扭一扭的走了出来。

      “哎呦呦,䡌这位军爷,哪阵风把您吹来了?”

      陈河面色平静扫了一眼周围的布局,直接让人冲上二听楼。

      没多久,一群光着膀子,骂骂咧咧的军卒被押下来。

      “你他梒娘的谁呀,赶紧把老子放开,小心老子弄死你!”

      ꇏ醉醺醺的大老粗,将胳傞膊架在两个军卒的肩上奍,笑嘿嘿的说着脏话。

      蒹“小侯爷,这是咱ቷ们神机营的牛把总,您勿要得罪了他”

      陈河看了一眼牛把总,冷஢冷的道㩝,“把这些人都给我押回去。꧛”

      就洹在众人转身欲走时,被忽视的老鸨子不干了。

      “呦,您还真当我麸这是青楼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信不信我燕娘一句话,顺天府就能把你拿喽…伢…” 깚

      砰!

      㳨一拳打在燕娘的鼻子上,这老턒娘们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众人一路回到校场栠,陈河让人直接቉把牛把总绑在柱子上,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哽

      ,阿嚏!

      被冻醒的牛把总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捆在柱子上。

      哪里还不䗘知道怎么回事,再看那慡校阅台上的年轻人。

      一脸漠然的样子,䔇就差没把他砍了。

      不过,他也没太担心自己的安危。

      因为他的姨母是成国公府的大夫人안。

      所有勋贵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小子,我劝你早点把爷爷放了,要不䢙然老子让你生不如死。”

      “对,赶紧把我们放了,否则㾦国公府不会放过你们的。”几十号亲兵跟着附和道。

      望着叫嚷的众人,陈河突然认出来,这些人不就是逼死老太太,连死人都收过路税的军卒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