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停止长高的标志

      他实在是太出彩了,完全是少女漫画里那些人气拍在前列的男主角一样。

      沉默寡言,成绩优秀,无论老师派下来怎样的任务都会出色的完成,门门学科第一。

      与那些整天想要追女生把自己打扮的炫酷吊炸天,染像漫画里那样奇奇怪怪的发型。

      身上纹着难看的画面,或是打架逛风俗店的不良男生们相比,德川义信的生活只能用“自律”来形容。

      上学时候第一个到教室,放学之后最后一个锁门离开。

      然后独自捧着一本书在两个妹妹教室所在的大楼下,耐心等候。

      平时各种可以帮助升学或是提高班级,学校荣誉的比赛,只要老师希望他就会报名参加,最后都以非常轻松的姿态赢得了第一。

      奖学金拿到手软。连其他学生的家长们都将他作为教育自己孩子的榜样。

      即使平时很少说话的他在与其他男生站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他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仍会在接下来的一些举动中,让自己成为场中最瞩目的那一个人。

      没人愿意和他一起玩运动类的游戏,因为最终毫无悬念赢得比赛的人总会是他。

      在这样的兄长的保护下成长,最终也导致了,白石纱希和白石麻衣只要遇见了向她们告白的男生,都会本能的拿过来和德川义信进行对比。

      结果就是,每一个人都会被他彻底的碾压。

      “对了,尼酱这些年,有恋爱过吗?应该有喜欢的人吧?”

      也许是因为聊到了恋爱的问题,白石纱希忽然反问了起来。

      这期间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在意的事情,连开车都不能专心了起来。

      “我?你怎么想起来问我这个了?”

      莫名的,德川义信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连握着方向盘的手腕都不由的用力了起来。

      这个细微的动作,被马场富美加看在了眼里。

      “只是想起了尼酱以前说过,在外经历‘试练’的德川家族出身的人,在十五岁之后便会着手回归。

      不仅仅在身份上未来要以德川姓氏生活,还要接受族中安排的婚姻。”

      白石纱希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紧张不已。

      即使是在普通人当中,22岁这个年纪谈恋爱或是结过婚的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而女孩想到自己这位兄长可是根正苗红的德川宗家之后,说不定当初十五岁离开之后回到家族,就被决定好了未来要和他结婚的女方人选。

      身为普通人的她自知没有能力和资格去阻止这种事情,但...问一下也是好的,万一还能有一点机会呢?

      “欧尼酱...你现在...是有了未婚妻的人选了吗?”

      原来是未婚妻的事情啊。

      德川义信腹诽道。

      他的确对两个妹妹说过这件事,包括自己远在东京的两位兄长,都是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定下了婚约。

      指腹为婚这种在现代人眼里,是古代人权地位底下,加上父母之命大于天所行成的封建时代独有的产物。

      思想开明的现代人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交由别人来决定,是感到不屑的,也是很抗拒的。

      但偏偏它存在于上流社会的一种富豪家族中,越是认为与平民要拉开差距的人就越是喜欢重现古代规矩。

      同时,这种联姻也隐射着极为浓郁的政治色彩。

      同样在德川将军家里,长男德川义直,也就是德川义信的长兄。

      现今已和细川家宗家的长女进行联姻,在德川义信回归家族的第二年便举办了订婚仪式。

      后来结婚的时候,当时华族内说得上名号的五大家族全都到场祝贺。

      朝日电视台为了获得独家直播婚礼的特权,出资三亿日元勉强得到了爷爷德川恒孝的许可。

      而次男德川义丰也在德川义信二十岁的时候,被宣布与伊达氏族中的一位女子结婚。

      不过相比起大哥,二哥与伊达氏的婚姻就显得有些“不受重视”了,只因为女方是出身旁支。

      而促进两人走到一起的缘由是,两人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且还在同一个专业就读。

      所以比起长子身上的政治联姻气息更加浓郁,次子就显得“自由”了许多。

      而自己的婚姻....

      “的确,不过现在不是以前,我的婚姻我会自己做主,父母还有爷爷是不会强迫我的。”

      德川义信直接绕开未婚妻的人选这件事不谈,笑道。

      “放心吧,如果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你们两个可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我的女朋友,乃至未来的妻子不能得到你们两个的认可,这个婚我自然是不会结的。”

      “那你要说话算话哦~~”

      白石纱希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尤其是在得知德川义信目前还是单身之后,眼里完全藏不住喜悦的神采。

      没有,没有就好。

      于是,女孩乘胜追击问道“那尼酱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想知道?”

      “想~~这个问题我和麻衣从小就追着你问,但尼酱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过。

      一直说我们还小,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现在我们长大了,总该告诉了吧?”

      直觉告诉德川义信,以前他不愿意直接回答两个妹妹的提问,有着太多的因素。

      比如那个时候自己年纪小,积累的资本不多,在婚姻和喜欢的人这件事上,无法自主做出决定。

      德川家族派来的人严密的监视着他生活的一举一动,凡是有女生要接近他的,都会毫不留情的遭到阻绝。

      他正是因为知道,在没有绝对的资本起来之前,自己就算有喜欢的人这些恋情也只会无疾而终,于是干脆将这种心思彻底的掩盖起来。

      从最初的掩盖,到后来的完全不去思考,自然面对妹妹的询问,他也就生出了一种自我怀疑。

      我喜欢什么样的人?

      应该是这样的吧?

      或许那样的也不错?

      但最后干脆就闭口不谈了。

      但是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再回避下去”了。

      现在三兄妹都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思维,最小的白石麻衣按照年纪在其他国家也都算是成年人了。

      “你们两个这么小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这样糊弄小屁孩的理由,显然不能再拿出来用了。

      想来想去,德川义信开口回答“等到了群马县,到时候我给你们两个一个答案,怎么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