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穿越小说

      “陈天,这两年来,你觉得ꡛ这世道如何?”比古清十郎一蛂边吃着陈天的烤野猪后腿肉,一边喝着他随身带着的酒,随意的问道。

      “师匠,这两年来,追随您走过不少地方곟。虽然我不知道被村民称为贵人才能住的京都是怎么样的。但就我们这一路上所见到的,都是一片凋敝。”

      “最让我感触至深的还是人命的轻贱。各种匪患杀人越货,横行无忌。各藩大名只知重苛赋米,而京都幕府也早已垂垂日落。这个世道要大乱了,革썌新改命之火,已见雏形了。”

      “这种情况已经百年之久,也未有你所言的大乱啊榒。”㘽比古清十郎边说촿,边在回忆他当年刚下山泻的所见所感。

      庵“师匠,那是因为燛真正有能力革新改命的,不是这茫茫草芥一般的农民。而是那些有着刀剑的‛下级武士和各地藩主。”

      “数百年来,幕府没有给予这些下级武士们改变自己身份的渠道。他们奉公到死也只能是下级武士。出生决定一切的时代,已经在黑船事件后开始奔溃了。犎”

      “阿美里加コ人用蒸汽船的⩙工业武装打破了幕府떅的神圣不可战胜的虚妄。各地藩主和有力武士们,已经不再对幕府有谓敬畏。原来德川家用武力制霸天下的时代早已经在数百年间,成为了一个故事。”ﱕ

      “权力之下,一片虚无,草莽浪人,出头没门,如此大势之下,如瘵何不反?如何ꦼ不乱?”陈天原来就对于这个时期的日本革新的一些概念还在。加之,这段时间的四处旅行。让他切身的明白为什么幕府之后会秕被覆灭。

      “小小年纪,如此透彻。真不知我除了剑术之ꁼ外,还有什૮么可以教你的。”比古清十郎不得不感叹在见识上,自己还不如自己的这个徒弟。

      枿“些许见识,又有何用?当此乱世,手中无剑,不过也只是小民望天,身不由己而已。”

      “师匠所಼授弟子飞天之剑,方为安身立命的根本。”陈天对这些看很明白,他在这个世界,想靠什么先知先决坌,世界眼光,而手中无剑的话,不过也只是至多成为一权贵谋士。更多的可能是还没有成为谋士,就死在去京都的路上。

      䵵“那你可有想持手中之剑,去鲐革新改命,斩开这腐朽଱的时代?”比古清十郎问出他一直以来最想问的问题。陈天走的是何种剑道?

      “师匠啊,弟子最初就和您说过。弟子之剑,绝非苍天之剑,亦非救世之剑,只为本心之剑。”

      “我之剑道,当为我道,一切唯我,一切由心!”陈天对于这个世界不过只是异乡来客,除了手中的天牙外,他完全不过只是过客。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个世界去拳挥剑උ,去拼命。

      除了完成雪代저巴的愿望外,一切都由他个人喜爱决定。

      “那你可为恶?”比古清十郎眼神锐利了起来

      “何为恶?”

      “残害弱小者,为恶。”比古清十郎有着自己的正义感。

      “只是如此的话,师匠放心꣡,我决不为恶。”陈天松了一口气,比古清十郎䲦的要求真简单。还以为要和他开始一场为恶论的争辩呢。

      “为师考虑过了,现在的你,无论从心智与剑术都可以自行历练一番了。”

      “为师与你分道而行,你自可向京都一行,为师则返山而归。一年后,你再回山。”

      陈天跟随比古清十郎两年了。说真的,原本他认为应该很快就发生比古清十郎从人㫀贩子的手中救下㽎幼年时的心太。那他就可以确定主线任务的时间了。

      可是,整整两年,他还不知道剑铈心人在哪里。与比古清ᱏ十郎下山这么多次,杀的各种匪类差不多也快200多人,也没有遇到人抓贩子团队。

      剑心哪一年从心衍太变成了剑心,他是完全不知道的䗆。或许原著中提过,不过他当年也不可能记得这个细节。反正没有遇到剑心,他留在山上也无意义,他自己也过够了这山中清苦,ɶ也是应该去这见识见识日本幕末时代将来会风起云涌的京都了。

      “那弟子就去领略一下京都风采,也秤一秤自己的斤量。”陈天话罢嗢,取出天牙,摆出了飞天御剑流的楖拔刀起手势。

      他整个人的肌肉绷紧,重心下压,左脚草鞋已压入泥土之中,腰腹收缩至极致,猛然右脚向前一踏,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

      比古清十郎只见陈天在前冲的瞬间,拔刀,出刀,瞬间同时斩出三剑蘀,分别是由上至下斩的“豇唐竹”,由右上方斩向左下方的“袈崽裟斩”,由左上方向斩向右下方的“逆袈裟”。

      陈天此招过뗟后,那头野猪庞大的身体部分,由这三个方向被切成了四段。

      “这是?!”

      䭳“尽然沝如此天赋!”

      比古清十郎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曾传授给陈天的“九头龙闪”之雏形ぱ。

      所有的日本剑术都是由剑术的九个击剑基本方位延잵伸而来的,即鈶“唐竹”、“袈裟斩”、“逆袈裟”、“左刺”、“右刺”ꍩ、“左切上”、“右切上”、“逆风”、“刺突剑”,这롧九个方位是所有武功的基本结构,而“九头陰龙闪”就妯是以极快的速度发出这九击,同时将这九个方位的斩击全部囊括其中,使对걘手根本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陈天刚才那一招롟,已经可以称的上是“三뙚头龙闪”了,这还是在自己没有教授的情况下自由悟到的。陈天真乃历代未有之器啊。如果他并非自己主动寻找的徒弟,他现在都有种想将“九头龙闪”这传续之技教给陈天了。

      飞天御剑流,代代都是讲一个缘分,无需你天赋如何,只要师傅觉得你与我有着奇妙的缘分,那就会收你为徒。而且是当传人培养。

      “师匠,此招如何?是弟子在您所授剑招中自己揣摩出来的。不知可入师匠法眼?”陈天这其实是在给比古清十郎暗示,什么时候传自己那最终奥义。砆

      “为师彻底放这心你独自上路了,去吧。从京都回来时,告诉为师,那里现在是何般模样了。”说罢,比古清十郎就直接回身,鯇数步之跃,就消失在这夜幕之中了。

      “等等,等等啊,师匠。那两贯钱您留一半给我啊。”陈天突然想起路上所获得的所伂有钱财都在比古清十郎身上꿼。他现在自己可是身无分文的。

      况且,这京都在哪个方向自己也不知道。

      这老师,说走就走໥,帅是ᑚ帅了,但多少也要交待清楚啊。

      “姐姐,我饿,ᓶ肚子,肚了ﱙ好饿啊。”一个瘦的如同一只小猴子一般纛的小女孩,没有力气地抬起自己的眼皮,拉着自己姐姐那破破烂烂的只有勉强遮盖自己身体⁅的衣服地一处衣角。向着同样瘦弱的女孩哀声道。

      “再忍耐一下,玲。再忍耐一下,离发褅放食物的时间也不远了。”同时每天只喝少许的米汤姐姐拉着一块破布给自己的妹妹盖上。夜晚的风,太冷了。 ⢅

      姐ζ妹俩与另外四个女孩坐在一辆马车上,由一名凶悍的野武士驾着马,一个肥胖如猪ɷ般的光头商人正在大口大口吃着饭团和肉排。

      这辆马车后面还跟着一辆都是中年妇女的马车,与两辆满载着饿的虚弱至极的男人的马车。

      这个车队周边还有괯八名骑马带刀的壮汉,紧紧的跟着车队后面。

      这是一支贩卖奴隶的人口贩子团伙。他们将农村里那些父母不愿意养活췳的女孩们买下,再转运到京都卖给那些妓院或者送给一些他们需要ᶛ打点关系的贵人们。

      而那些中年妇女与男人们,则多是被盗匪山贼抢劫村庄后失去一切的普通农民,也是要卖给京都一些人家做家仆苦力的。

      “主人。。。㽫主Ꙩ人。。。求求您,可以给我妹妹一点吃的吗?”姐姐发出微软的声音,向着车前ᷴ那在大口吃肉的胖光头呼喊道。虽然她用尽了力气呼喊,可是她也饿的发慌,声音显的虚弱无力。

      “你也要吃,她也要吃,人人都问我要吃的,本大爷哪有这么多吃的给你们这些贱种。ᜡ”光头胖子恶狠狠的回绝了女孩的恳求。

      “主人,求求您,我以可不要吃的,只要,只要给我⶞妹妹一点吃的就好。”作为姐姐的她,从小就知道父亲不喜欢她们姐妹。因为她们不能干活,家里㈺也穷,没有多少粮食。最重要的是父亲一直想要一个儿子,而不是女V儿。

      可是母亲再生下一个的孩子,还是女孩,就是和她一起被父亲卖了的妹妹。而她们的母亲,也在岛生下妹妹时难产死了。随后没多久,父亲从自家的十亩薄田中,分出一亩,又娶了一个女人回来,打算继续生儿子。

      母亲死后,每次自己和妹妹被别家的男孩欺负,父亲总是不管不问。只鲢有她自己护着妹妹,被那些男孩丢着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她再抓住这些石头,扑倒在其中一댤个男孩蜵身上猛砸。䠴虽然,事后往往是通过父亲对自己的一顿打来向男孩的家长赔罪。

      她虽然每每浑身是伤,但她总是记得妈妈在生下妹妹后,抓着她的小手,让她要保护和照顾自己的妹妹。然后,就在她与妹妹的哭声中就去见了神佛。

      妹妹的哭声是因为她刚来到这个世界,而她自己的哭声,则是因为她们的母亲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在这个家中,唯一没有哭的人,就是她们的父亲陈。

      终于,那个女ྦྷ人为父亲生下了一个男孩。当她父亲抱起那个男孩的那一刻,她看到了뺢以往从来没有在父亲脸上出现过如此幸福的笑容。那是对着她们姐妹从来没有的笑容。她知道,她们姐妹夜在这个家的时间,不⮻多岸了。

      她们这个村,有好几户女孩被卖ଡ到了远方。至于去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问。只知道,会有吃的给她们。

      ꓑ果然,弟弟出生没多久。父亲就联系上这伙商人,她和她妹妹被卖给了他们换来了两贯钱。父亲可以用这些钱给弟弟㺗买吃的了。而她和她妹妹,就只能坐在这辆ꎝ不知道驶向何处的马车被卖给新的主人。

      而她现在也顾不得自己的未来的命运。鴠因为她现在只想着自己的妹妹和自己可以活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