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第一干综合在线下载

       曾宪麟今天出场的姿势与龉往日不同。除了那张广告牌外,还有两个带盖的铁桶,俗称洋桶!

      至于那些柚条框,已经被豪横跕的他给无情丢弃了。

      当ﲅ然,不是曾宪ᚉ麟不念旧,而是拎着两个洋桶好转移阵地。从今天起他开始敞开量的卖鱼、卖鸡蛋了。一天上百泬块钱的收入肯定遭人眼红,所以他得加入流动大军,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卖鱼了,各种新鲜活鱼!卖鸡蛋了……”

      鸽子市中,敢吆喝着卖东西的喎,曾宪麟是头一份儿!所以回头率肯定百分百。

      “小同志,你这鱼怎么卖?”

      看,这就是广而告之的好处,生意立马上ඬ门。

      “这得分什么鱼釪!斤八两的大板鲫一块钱一条,二尺以上的黄鳝一块钱一条。草鱼、鲤鱼、白鲢鱼都论斤卖,五毛钱一斤。”

      “哪缈种鱼好?”

      “这得看怎么吃了。如果自己解馋,买草鱼、鲤鱼、白鲢,肉多。可要是论营养价值,肯定是鲤鱼和黄鳝,尤其是‘打听꺂’月子,或者看病人什么的,最好了。”

      “那给我来两条鲫鱼吧!”

       “好嘞!”

      两条活蹦乱跳的鲫鱼被放进篮子里,两块钱就这么到手了。其实桶里的鱼一条没少。

      㬴“小同志,鸡蛋怎么卖?”

      “两块钱一斤,不要票!”

      曾宪麟认为自己૾真是良心商贩,仅仅比供销社的定价高了不到三倍。没办法,大家伙儿都不容易啊!

      “那来一斤吧!”

      “好嘞!您把篮﬇子给我,我给您捡。ꜟ” 䵀

      “不用称一称吗?”

      “一看您就是第一次来鸽子市买东西。大家伙儿都知道,我卖东西从不称重,少一钱赔十斤。”

      “啊!是这样吗?我不知道,给你钱。”

      楡“谢谢您嘞,您慢走!”

      Ὢ걤“哦!再见!”

      这位新顾客对鸽子市显然还不太适应,神色有些慌张。不过慢慢会习惯的。

      随着时间流逝,曾宪麟的生意越来越好,为了不让那些‘邻居们惴’看㇙出端倪,他不得不接连换了两次地方。

      貹 ᧜ 打开怀表,正好十一点。把桶里的鱼悄悄放回空间,他准备去找个国营饭店吃点好的。现在不差钱了,没必要委屈自己。

      “小同志,你这批发白菜萝卜?”

      刚想把广告牌收回,就被人叫住了。

      “是!您想批发白菜、萝卜?”生意来了不能往外推,晚点吃饭也没什么。

      ᫮“嗯!什么价钱?곯”

      “一分五一斤!”

      “能送货上门吗?”

      “送货上ﷂ门?”

      曾宪麟眉头一皱,心道是应该换个地方了。如果都在同一个地方大宗交易,容易增加홝暴露的风险。只是送货上门还得考虑⠍考虑,万一目的地附௳近人流密集,那更容易出事。

      堇“送到哪?”

      “西郊*种站!”

      “西郊配*站?我不认识路啊!”曾宪麟一听䃍西郊心里就踏实了,这个生意他决定做了。

      ϯ

      “没关系,这不中午了嘛,我带你去认认路,午饭就在站里食ኌ堂吃,我让人给你开小灶。不过你得尽快把萝卜白菜送到。”

      “最早也得明天早上!”

      ⑘“行!走吧!我带你去认꒭认路。”

      曾宪麟拎着两个空桶跳上了自行车后座,两人一边赶路一㼁边聊天。 䌮 䧎 男人是配*站的副站长,姓杨。白菜萝卜定的倒是不多,每种三千斤,总共也不过九十块钱。虽然曾宪麟有些看不上了,不过买卖做的是来年的嘛!

      “到了!”

      曾宪麟当然知道到了,因为他看到了马场。马场不大,和前世那些盈利性质的马场没法比。毕竟只是*种站为了遛马、驯马建造的。

      “走吧!一会儿吃完饭我让人⬳送你回去。对了,明天让你家大人把菜卸到门口就行。”

      “好的!茳杨站长,我能不能去马场잝看看。”

      ᳕“可以啊!马场从这边走!”

      杨厂长带着曾宪麟来到马场外边。

      可他Շ个子太矮,隔着围栏根本看不清햻里面。幸好旁边有个石头台阶,他三步两步就上去了。这回视线没了遮挡,厂内一览无余。

      “好马ϭ!”

      马场中仅有一匹马,浑身乌黑锃亮,如绸缎一般,从上到下没有一根杂毛。只见它昂着头綒,迈着‘天鹅步’,肆无忌惮的到处溜达。作为一个爱马之人,曾宪麟已经心痒难耐了。

      뤿

      可奇怪的是,缰绳也套上了,马鞍也勒上了,马背上怎么没人哪! ꊲ 붨 疼曾宪麟没注意,一旁的杨厂长,脸已经阴沉的快掐要下雨了。

      “小张,你给我过来!”

      杨厂长大吼一声,把曾宪麟吓了一跳。

      “杨副厂长,您什么时候回来的?”从马舍那边,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个年轻男子,应该就是杨厂长口里的小张了。

      鑢“别废话!我先问问你,谁让你把它弄出来的?”

      “不是我!是陈师傅非要把它放出뇍来溜溜,说它累了自然就会吃东西!我…我只是给他帮了把手。”

      “ꎡ狗屁!就他?还溜溜?陈东呢?”

      “那个…送医院了。”

      “活该!自不量力的东西!告诉老蔡,等它耍够了,再想办法把它弄回马舍。”

      “是!”

      曾宪麟听着两人ᐃ的对话,心里有些明白了。原来这还是一匹生马蛋子啊!看这个意思,㪶配*站没人降服的了!

      “杨厂长,这是怎么个情况?”࿜曾宪麟墘好奇的问道。

      ⳑ “没事,就是这马性子太烈了。你在这等一会儿,我㒽去吩咐食堂一声。”

      뺴 杨厂长匆匆而去,曾宪麟开始套那个小张的话。很快他就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这匹马是上个月刚刚从草原引进的,才两岁多,还没成年。用小张的话来说就是‘上了那帮孙子’的沨当了。

      如此䷏神俊的马怎么还上当了呢?因为此马性子太烈,根本没人能驯服,一个月间已经踢伤咬伤了两个工作人员,今天是第三个。

      Ɉ站长打电话给草原寻求᩽帮助,人家的答复是‘힟没办法!要是能驯服,如此品相的神驹能给你们’?气的站长破口大骂。

      而且此马还有个毛病,不吃干草,不吃草料,只吃新鲜的嫩草和少量的青储。当然,豆子也行!弄的配*站上下焦头烂额。

      “大白菜也是给它买的?鐓”

      “也不光是!牛羊草料里偶尔也掺一点儿。”齛

      聊了一会儿,小张便去打扫棚舍了。

      曾宪麟看着远处那骄傲的身影,眼中掩饰⺂不住的喜爱。

      偷독偷的看了看周围,ᘱ然后从空间里拿出一把牧草,冲着远处的身影不断的挥舞着。

      身疓影似乎发现了什么,大脑袋停止了晃动,眼睛直直的望了过来。然后一路小跑,直ඪ奔牧草而来。

      一人一马隔着围栏对视了片刻,马终于低头了。当然,是向牧草低头了䓄。

      “呵呵!慢点,这玩意儿我有的是。”

      “吐噜!”黑马打着响鼻,似乎在回应ꉶ着曾宪麟。

      “呵呵!给你!”曾宪麟一边给它喂着牧草,一边在它的脸颊上轻轻的拍ⱝ打轻抚。

      “带我㝵溜一圈怎么样?”

      “吐噜!”硕大的脑袋轻轻的撞击着曾宪麟的小手疸。

      “好!我就当你答应了。”

      曾宪麟左脚踩在围栏上,用力一蹬,身子腾空而起,准确的落在围栏内的马背上。这些天的‘轻功’可不是白练的。

      “呃!”这时他才亐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脚够不着马镫。

      “吐噜!”

      “别着急,我把马坠镫鬫调一下。”幸亏马镫能上下调节,否则就真尴尬了。

      “走,随我斩将夺旗!”

      “希律律!”

      “架!”

      一个胆大如斗的男孩,一匹性如烈火的马驹,配合的天衣无缝。仿佛是万军之中取上将之首的万人敌。

      小黑马的长赎嘶早就把小왜张等人给引过来了。

      匆匆赶到的杨副站췰长张着大嘴峒,看着那奔驰的黑影,已然就忘了思考。

      “杨副站长,这位小同志是您请来的驯马师傅吗?”小张的语气满是崇敬和羡慕。

      “不…不是吧!”杨副站长似乎也有些恍惚。

      “吁!!!”

      一人䪗一马终于停下了。曾宪麟拍了拍赣小黑马,然后翻身而下,拉着缰绳向杨副站长等人走去。

      小黑马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乖的不像话,那还有半点烈马ઊ的影子。

      “杨副站长,你看小黑乖不乖?”曾宪麟装作一副天真无邪的模ᠶ样。

      “乖…呃…!哪个…小同志啊!能不能先把它…呃…就是小黑,送到马舍里去啊!”

      杨副站长觉得自己太丢ሢ人了,一把年纪了还这麽不淡定。说话都磕磕巴巴的。

      “行,可我不认识小黑的屋子。”

      “小张,给小同志带路。”

      “好嘞!”

      䇚踏把䰱小黑马送回了马舍,曾宪麟立马被杨副站长拉到了食堂。白面片뼛儿汤,也叫猫耳朵汤,的确是小灶儿。

      “小同志,过几年来㒩配*站上班怎么样?”

      “啊?”曾宪麟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反应过来,知道杨副站长是误会了。自己哪会驯马啊!要不是对牧草有信心,他也不敢这麽‘玩儿命’啊!

      “看看吧!现在不槮敢答复泗您!”曾宪麟委婉的拒绝了。

      “行,你ὦ好好考虑一下,待遇肯定从优。”

      掛 摚 侙吃完饭,曾宪麟拒绝了杨副站长让小张送他的好意,独⛧自离开了。然后半个小时后又回来了。

      原因是在半路上碰到了往城里送菜的农民伯伯,就让农民伯伯先把菜给配*站,城里的明天再送。

      由于这边路不好走,就把菜卸在了两三里外的흉大路旁。至于为什么正好是六千斤,谁杦能刨根问底?

      在杨副站长的无限谢意中,曾宪麟揣着九十块钱,被小张送回了城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