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tai福利视频

      从千福镇回武原村的道路上,夹着一片树林,虽然刚刚入秋,但不是很平坦的土路上已经铺满了枯黄的树叶。

      ㏛在这条土路上,有一辆载着数人的牛车缓慢笨拙的前行,车板上坐满䥜了人,每个人都抱着大大小小的包袱,板沿两边还挂满了许多杂货。

      王离和母亲就在这辆牛车上,他背靠着王氏,闭目坐在车尾的木板上,胸腹微微起伏,似乎是睡㻈着了。

      幱 但仔细一看,他的톨眼皮却在不时跳动。

      牛车已经走了快一个时辰了,王离在出发之后,便开始尝试修行那小清虚歌诀읇。

      这小清虚歌诀乃是一篇入门的筑基心法ᗶ,刚一入静修行此决,他便觉得神清祙意明。

      哒哒哒~

      突兀的马蹄声突然响起,王离立刻睁开了眼紈睛,只见道路远处两匹高大的白色骏马牵໾动着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飞速转动的车轮卷起土路上得树叶打着旋儿乱飞。

      “是那两位公子的车架!”

      “五叔快点把路让开,县府的少爷要过咩来了!”깽

      㒚“可不能挡了他们䃝的路!”

      赶车的五叔也没搭话,只是挥着鞭子把牛车一点一点的往土路边的草地里赶。

      村里的人有些着急,他们都认识这辆车架,各自支起脖子춚张望,眼中隐隐露出羡慕,敬畏之色。

      马车越来越近,但拉车的㘷牛却半天挪不动腿,只是在那里哞哞的叫唤⽸,于是众人纷纷下了牛车走到了䋰草地里。

      “吁~吁!”

      蛁  牛车最后콷还是把马车挡了下来,驾驭马车的是车夫一个高猛大汉,他看了一眼牛车和草地的众人,转头小声朝背后隔着帘子的车厢说了一句。

      然后王离就看到车厢的窗幔被拉开,秦宏的那张胖脸挤着笑脸朝他打了个招呼。

      “这么巧,离哥儿。” 殫

      王离抱着木盒,同样回以笑容:“我緞跟母亲和乡亲们一起来镇上凑凑热闹。”

      “凑热闹ᝪ?”

      秦宏想起今天的小镇之行,眼中闪过古怪之色,刚准备继续说话的时候,一只小手突然拍ꔇ在了他的镾胖脸上。

      죗王离看到秦宏的脸上明갫显闪过了无奈之色,目光转向那只小手,发现手腕还戴着一个品相不凡的碧玉镯子,接着便看到了一个模样灵秀的女孩儿。

      譜 “你就是王离?”

      女孩儿张嘴就叫出了王离的名字,细细打量了王离一眼,她突然睁大了眼睛,惊讶出声뻑,“咦!你竟然是!”

      王离面露不解之色,自己有什么地方让对很惊讶么?他看着灵秀女孩儿问道:“姑娘说什么?”

      “没什么。”

      小姑娘眼珠子一转,ಹ说完一句就拉下了窗幔,语鐹气明显有些不对。

      刚好这时候五叔已经把牛车赶到了草地里,驾驭马车的大汉ﻰ紧了紧缰绳,两匹白马立刻踏起了马蹄,马车跟着开始移动。

      等到繊马车走远之后,牛车又再次回到了路上。

      刚才的事村民也没多想,在王离一个没进草堂的泥娃子能给村里孩子涏辅导功课时他们就觉得很惊讶了,那个小姑娘不过是说了굳一句虎头蛇尾的话,他们只当小孩子闹着玩。

      王氏倒是有些在㏿意,而且那小姑娘长得很是清丽可人,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悄悄碰了몂碰王离的蘱胳膊,垂下头小声问道:“离哥儿,那个小姑娘是谁家的孩子?”

      王离心中苦笑,这语气他很熟悉,前世的母亲只要看到他跟女同事搭话就是这般问。

      要知道他现在才十二岁。

      摇头了摇头,王离说道:“娘,我不认识她,而且她跟秦公子乘坐一辆车架。” 甝

      王氏面色一怔,轻轻点头不再说话了。虿

      坐在车尾,王离反复揣摩了那女孩儿的刚才的神情前后,联系张叔信中提到的傒吴先生,心中隐隐有所猜测。

      ~~~~~~~~~

      疾驰的的马车上,秦宏一言不发的坐在车厢里,吴玉坐在他的斜对面,使劲的朝他打眼色,戩然而他却视而不见,只是面色平静的直视前方。

      兄弟二人的旁边,那个被秦宏唤作宝儿姑娘冐的手里正拿着一块白色玉牌翻来覆去的看,玉牌刚好只有她手掌大小,不时浮现出晶莹的流光。

      槲 “吴玉,你是眼睛抽筋么?”

      宝儿姑娘说了一句,直接把玉牌放进了自己腰间的一个锦囊里。

      吴玉神情一呆,马上就带着哭腔说道:“宝儿姐姐,那是我的玉牌......”

      “瞧你那小气样覴!”

      ᱉ ཱི宝儿姑娘笑嘻嘻的看着他,道:“放心,我玩两天就还你了,反正你在这里暂时也用不上,而且宏哥身上肯定也有其他好东西,你跟他天天形影不离的安全也没问题。”

      吴玉面色发苦,鉨小声嘟囔,道:“之前借你我其他宝贝也说玩两天就还,结果......”

      “哼!”

      宝儿姑娘伸手往锦囊一抹,刚才放进去的玉牌直接就被她捏在了手里,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她随手一洒,玉牌᎟撞进了吴玉的怀里,说道:“等到吴叔那里可别指望我林宝儿帮你说话!”

      颅 ᐿ “啊!别啊!”

      吴玉哆嗦拿起玉牌,小心翼翼的递到她面前,强行挤出笑容,说道:“我的好姐姐,这东西你想玩多久就玩多久,好姐姐,腲族叔最疼你偬了,你可一定要帮我跟宏哥多美言几句啊。”

      뼉 说到这里他咬了咬牙,不舍得看了㓑一眼玉牌,道:“这玉牌我就꫚送你了!”

      “仒算你机灵!”

      林宝儿得意的拿过玉牌放㮭回锦囊。

      看到表弟这般模醐样,秦宏心中一叹,开口道:“还殿请宝儿姑娘勿要在吴叔面前替我说话。”

      吴玉大急:“表哥!”

      “哦?”

      ⨱ 林㒰宝㝖儿饶有趣味的看了看秦宏,问道:“컾放着眼前的机缘不要,你确定吗?”

      秦宏神情肃然:“确定!吴耰叔说过,你不是我的引路人!”⽦

      “有趣,真是有趣。”

      憎 林宝儿看῱着秦宏,语含深意地说道:“你可知已经有人先渫你们二人一步得了机缘?”

      “什么!”

      正在焦急的吴玉听到这句面色更急了,屁股像火辞烧着了一样跳了起来,却忘了自己还在车厢里,“嘭!”的一声撞到了脑袋。

      但他却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只是紧紧的盯着林宝儿,问道:“宝儿姐姐,那个人是谁?”

      秦宏ᝍ神情一动,蓦然想起了刚才路边林宝儿看见王离的奇怪反应,随即脱口而出:“是他!”

      ~~~~~~~

      嵆天快黑的时候,王离和母亲乘坐的牛车才㱤回到村口,跟乡亲道别之后,母子二人往自家方向赶去,没曾想在快到家门口的路口被秦宏拦了下来。

      “王姨,我有事找离哥儿帮忙。”

      岔路口上,秦宏对着王氏郑重的行礼说道。

      王氏却被夷惊吓住了,她没想到县府的公子竟然会给她一个乡下妇人行礼,呆了一下快步闪到一边,说道:“好的,那我先回去做饭,你踺们有事慢慢说。”

      궔 说完她又转过身背对着秦宏,拍了拍王离的肩ᚩ膀,面色严肃说道:“娘先回去了,秦公子的事你一定要帮忙!”

      蜏王离笑着点了点头,母亲的意思他听的懂。

      王氏这才抽身离去,等她走远之后,王离看ꓜ着秦宏若有所思,开口问道:“秦髱公子是想问山门的事伪?”賾

      “果ၩ然是你。”

      秦宏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可否借一步说话?”

      王离眼角一抽,秦宏的语气,以及这一套动作让他看得十分别扭,抱着木盒,他迈步走了秦宏一旁,跟他并肩而行。

      转过几条小路,二人很快就走到了一处山坡前停下,山坡的后面就是吴先生的草堂。

      秦宏望向草堂方向,낓眼中露出无穷希冀,㭟说道:“离哥儿,你可知道何谓山门?”

      “不知,我是今天才知道山门的存在。”

      弤王离语끕气平静的回答道。

      “今天才知道?原来如此......”

      秦宏췊眼神一愣,接着语㣪气又有些梦呓般地开口道:“你已经半只脚踏进了山뗰门,而我却看着眼前的机缘无可奈何。”

      “那你的引路人是谁?武原村除了吴叔应该没有其他人可以做你的引路人才对啊~”

      王离立刻给㭧他解惑:“是村里的张叔。”폙

      秦宏面露疑惑:“是ᕺ哪个张叔?”

      王离看了一眼山坡方向,回道:“村里人叫他张屠夫。”

      “竟然如此?”

      倌 秦宏看着王离,露出了难以置信g的表情,看着王离的眼睛,他摇了摇头,果然机缘这东西让人不可捉摸。

      王离思索叠了一会儿,问道:“秦公子能否给我说说山门的事?”

      “什么意思?”

      秦宏听庒到这话又是一愣,툈随后反应过来,惊讶道:“你的引路人没跟你说吗?”

      王离缓缓摇头。

      “这....好吧。”

      놙 秦宏不禁无语,他心中一叹틛,语气有些嫉妒,说道:“但我也不能多说,毕竟我现在连引路人都没有,另外我知道的也很少,说出来也不一定是对的,没入山门谁也不知道它真正的样子。”

      王离面露感激:“多谢。”酻

      秦宏摆了摆手,开口笑道:“嘿嘿,如果我的机缘到了,没准咱们还能成同门师兄弟呢。”

      蟈 “你听好了,整个元启国都只不过是山门所掌控的世俗国家里微不足道的存在,我父亲曾经也在门中修行,可惜最后无缘大道,心灰意冷的回到世俗做了一个县令......”

      “山门名为穹霄,门内分为七脉,七脉各有修行之道,鷿所以每一脉的求道之路又不相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