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你说的 我们天作之合

      “㥷等我?㛛”ﳅ

      陆小凤옎标志性的四툑条眉毛拄眉头微微抖了抖,心下一凛。

      ﰶ “是的,等你。”叶青点了点头,表ꆈ示肯定。

      “不知兄台找在下徲何事?”陆小凤神色异样问道。

      “嗯,我想要你的灵犀一指。”

      刟 叶青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那样ᐗ子就好像是在说‘嗯,我想喝水了,能把你的水给我吗’一般。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㪔人。

      陆小凤心下这般想着洷,然后他的回答也很有趣。

      “今日之前我还不知道阁下是谁,请恕陆某难以从命。”

      并没有因为叶青想要他的成名绝学而生气,反而是给了这样一㓹个很妙的答案。

      敀 那意思我和你不熟,你谁啊。

      叶青当然听出了䂜陆小凤ᛞ话里的意思,这并不出他的心里所料。

      虽然在这个世界里大侠们对神功绝学几乎毫无防范,君不见连叶孤城的天外飞仙被陆小凤偷学都毫不在意,但也没到随意遇到个陌生人就给的地步。

      叶青神色恬㤾淡,对这种情况丝毫不在意,微笑看了陆小凤一眼,说道:“陆大侠应该是在蹟找一块绣着牡丹的手帕吧,我知道熥在哪儿可以找到。” 䩷

      “你……你怎么知道?”陆小凤瞪鉒起眼睛看着叶青。

      难道此人是绣花大盗,或者绣花大孹盗的同伙?

      无怪乎陆』小凤会这么想,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起这样的猜想。

      自己正在找丢失的手帕,立马就来了一个陌生人告诉你他知道手帕在哪里,世上哪来这么巧合的事情。

      叶青不用看陆芳小凤的表稑情,仿佛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我这人武功不高瑑,但自认还有几分眼力,我曾亲眼看见这里来了一位母老虎,将㴣一块手帕ႚ交ﱔ给了吕洞宾。”

      说到母老虎时,叶青望向陆小凤的眼神有些意味难明。

      陆小凤眉毛一跳,忽地似想到什么,心中苦笑。

      母老虎?

      难道是薛冰。

      也只有他最为亲近的这两个人갘串通好了,才能够从他的身边偷走东西。

      司空摘星是他最好的朋友,薛冰是他喜欢的女人。

      ㅜ 能够从他陆小凤手上拿走东西的,怕是也就ꆩ这两个人了。簑

      “多谢叶兄,今日算陆某欠一个人嵸情!”陆小凤抱拳㜈之后,然后洿看了一眼从尼姑庵里走出来的一个女道人。

      “麻烦带路,我要去找吕洞宾。”

      很难想像,就这么短短几句交谈,陆小凤心中已是对㔻叶青先前的猜想去了大半。

      而这也正是陆小凤最有趣的地眳方。

      ……

      暮色更深了些,阳光的最后一抹余晖似乎快要散尽,正好照在庵堂后面的走廊악上。

      悠扬的晚风中,带着从远山传来的草叶芬芳,很是令人心늳怀舒畅。

      江轻霞唤走得很慢,陆小凤也走得很慢険,叶青也走得很慢。

      뚆 自庵前见到陆小凤、叶青二人,江轻霞没有再说话,陆小凤和叶青也没有开口。

      陆小凤没有开口是因为,他似已发现自己应该是个很不受欢迎的客人。

      ↾ 而既然是不受欢迎的客人,当然最好还是知情识趣些,闭着嘴为唻妙。

      叶青没有开口是因为感觉很有趣,不是一般的有趣笌。

      곢当随意找个人问路,而发现路人是㮝自己的老情人是一种什么体验,特别是这还是自己似乎发生过负心薄幸的老情人。

      想必躞这种感觉,陆小凤此时的感受最受。

      他没有想髝到,他才从叶青那听到一个母老虎,此䒂时又看犤到了另外一只母老虎。

      퇡江青霞,自然就是另外一只母老虎,还是和他特别关系的母老虎。

      叶青见ᛝ到了这么有趣的事情,自然该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静静地欣赏为最妙。

      㲌陆小ᶄ凤身上似乎带着某种光环,那些漂亮的女人总㥏是会和他有着某种关系ቦ,亦或者说将要会发生关系。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令男人羡慕的事情,然而有时候桃花运多了可不一定是好事,说一不小心鱘就会变成桃花劫。

      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庵堂后庭院ꛈ寂寂,看넒不见人也听不见人声,줈像极了这里的主人。

      这里本来就是个寂寞的地方,寂寞的人本该早已习惯沉静。

      江轻霞推开了一扇门,看了两人一眼,板着脸,道:“请进!”

      陆小凤也沉着脸,道剒:“多谢!”

      庵堂后的屋子里没有燃灯,似乎连夕阳都照不到这里来ꕢ。

      陆小凤养慢慢地往里面走,仿佛每一步都得花费全身力气,竟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敢走进这间屋子。

      힪 叶青淡笑看了两人一眼,倒是颇为随意迈步走了进去。

      江轻霞冷冷瞥了落后的ሿ陆小凤一眼,冷冷地道:“这屋子里又没有鬼,你怕횤什么?”

      ㄎ陆小凤苦笑摇头。磘

      江轻霞脸色更冷,道:“你摇头什么意思?”

      陆小凤本来准备说些什么道:“你……!”忽然又变成讷讷不语。

      江轻霞若有所思瞟了叶青一眼,咬着嘴唇看了他一眼,道:“一会儿再找你算账,你给我等着!”

      汥 接下来,自然是那一段熟悉的关于那条手帕的对话声响起㺸。

      叶青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切发生,㨭安静地仿佛不存在一样,并没有参与进去。 鷢

      特别是炼期间他섿往屋外看了一眼后,更加隐隐期待接下来将会ᠿ发生的ꍋ事情。

      쎕 如果说遇到一条母老虎已经是糟糕的事情。

      那么比遇着一条母老虎更糟的事情会是什么?

      这个问题以前叶青也不楟知道,不⮎过他现在他一定会说,那当然就是同时遇着了两只母老虎。

      陆小凤此时忽然觉得脑袋已比平时大了几倍不止,简直已头大如斗。

      此时的江轻霞在笑着,不知何时还燃起了灯,灯光照到了頮薛冰脸上,薛冰的脸像寒冰,冰得比三九天的冰块还要冰。

      ꙶ矺发现鞆自己的男人找以⑱前的老情人,本已ꍴ让人可气,而发现这个他找的老情人还和自己有梧着某种秘而不得宣的关系,岂不气上加气。

      ﻽ 叶青发现,无论在哪个世界,哪个时뚚代,总有一些事ퟤ是有共通性。

      男人一旦遇着了女人,就好像是秀才遇见兵一样,根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言。

      女人的心理,无论做什么事,찅抓住一点儿,只凭她高兴不高兴휎,你若要跟她讲道理,她的窺理由永远会比你大✫十倍不止,还㓚让你无话可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