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田彩也香番号2021

      净鞭三下响,文武两班齐。大腹便氍便的明安宗张嘴打哈欠地矈在龙床上坐下。殿头官喝道:“诸臣☈有本早奏,无本卷帘散朝。”

      “臣启万岁,御罯史台有本启奏。”右都御使祁彪佳出班跪倒,向⢊明安宗行礼。

      明安宗籌平素最讨厌科道御史抢先奏事。可是,今天没有其他人动本,只得开口问道:“祁爱卿本奏何事,快快对朕讲来。”

      “微臣参奏当朝首辅马士英,结党营私任用私人,尸位素餐德不配位,贪婪无度激怒外藩,启动兵戈动摇国本。”໪接下来,将马士英种种丑恶行径历数一遍,指出武昌的平贼将军ﲵ宁南侯左良玉,已经起数十万大军沿江而띚下,回朝“清君侧”。请圣上当机顃立断,斩奸佞退小人,用君子振朝纲,息兵戈福社稷。

      明安宗朱由崧一听,吓得脸色惨白,不由得问道:“阮爱卿秨,日前所奏清军渡河南下尚未击退,怎么又出来一个左良玉‘清君侧脜’事件?你们兵部作何部署?万万不可使其互相配合撼动社稷。”

      鼽 茫 阮大铖出班跪倒,回奏道:“臣启万岁,ᔶ左良玉拥兵自重不臣之心久矣。先帝北京蒙难下诏天下兵马勤王,鯓左逆推诿不行致先帝蒙尘。此番天下棃忠贞之士拥立我主万岁登基Ϊ,复兴大明。那쫹左逆态度暧昧,心怀不轨。值此满清兴兵犯境关头,与之꺌遥相呼应,胁迫重臣,诈称奉了伪太子之命奉召讨贼清君侧,疔实为篡江山倾社稷䛸。兵部与中啼枢早有动议,不日将谴懫雄师沿江拒敌,定将左逆枭首,使得江山永固➺,四海升平崾,国泰民佸安。”㡪

      朱由崧心中一动,阮大铖这劎段话说到了心中。江北四镇兵力虽弱却忠心耿耿,扶保本싰王荣登大宝。禑风闻左良玉对此十分不满,连朕的圣旨都不愿意迎接开读。若其得逞,焉有朕的江山쿦社稷ṁ。他瞅了马士英一眼:“马爱卿,中枢可有退敌良策?”

      马士英本想将左良玉之事向明世宗封锁,믒今阒被御史台捅破,恨得他咬牙切齿。见皇上动问,便出班ᓸ跪倒:“퐓臣启万岁,诚如兵部敿所言,左逆与鞑虏呼应,启动刀兵。但是,其军兵多是不明真相的乌合之众。一旦朝콷廷发兵,向之说明真相,绝大部分被胁迫的军兵必然幡然醒悟,缚罪魁祸首来归。只是兵事贵在机密,有些人道听途说,谣言惑众,迷惑圣聪,当以律治罪,以肃朝纲。”

      保国公张国弼怕明安宗耳朵一软,罗织罪名,处罚ナ御史,连忙出班奏道:“臣启万岁,值此朝廷多事之秋,正瞧该广开言路,兼听则明ږ。况且历朝历代均许御史闻볦风言事,万勿堵塞言路再惹议켄论。”

      誏 马士英又㍲道:“微臣还有两件喜事,一并奏于皇上。”

      明安捎宗闻言大喜:“喜事?还是两件,快墨快奏来。”

      “第一件喜事是原兵⽫部尚书,总理河南、河北、山西军务,挂兵部尚书衔张缙彦钦差与副钦差丁北宁,潜往北方联络ዶ反清义士,成果丰硕,菥收服多处山寨数万兵马,皆翘首而望,꽼期待王师北伐。第二件事是前段大内总管屈尚忠所选淑女,经层层筛选把关,第一批已经有䔹七十人通过筛选,请万岁择吉日驾临江南贡院,亲自挑选,早安后宫。第二批亦正在筛选翁中,不日亦可到京。”

      헞 那朱由崧听了,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笑道:“甚好!甚好!一固江山,一固鶮后宫,两件果然都是喜事。对于有功人员,要酌情予以褒奖,以示ꖤ朝廷关切之情。另外,┪传旨钦天监挑选黄道吉日,朕要亲自驾临贡院挑选爱妃。”

      “微臣领旨。”

      下朝之后,䉩马士英来到朝房,先让丁宁回家休息,听陓候安排。然后,将阮大铖等兵部人员召来,商议抽调兵马堵截左씕良玉叛军之事。

      忻城伯赵之龙,负责守备❯南京,怕抽调卫戍南京的쓮部队,便也来参加榓会议。马士英居中主持,쯲说:“大家知道满清贪得无厌,击败李闯之⪼后,多铎又携许定国渡过黄河,直下归德、徐州,⪔现在分两路南下。江北徐、邳、泗、扬势楴同鼎沸틼,前些时候刚命史阁部前往徐州、泗州堵截清兵。不料,左逆Ͻ顺江而下,迭克名城,在江西九江又劫持了兵部觬右侍郎总督江西、湖广、安庆、应天等处军务的袁继咸。现在,又陷建德、彭泽等地。奉皇上旨意,需派兵西征。大家看看,派那支部队迎敌。”

      欅 烝赵之龙说:“京ℹ畿重地,不可轻动,ᢢ请从其他地方调㫵兵。”

      阮ܞ大铖拈着胡须说:“左良玉顺流而下,人多势众聅,非劲旅不可。”

      马士英打了个吸溜,说:“如果说꼦需要劲旅,现在就只有黄得功部尚可。昨天刚发ꅡ塘报,让其随史阁部去堵龜徐、泗笪一带䟁的防守漏洞。再去命令让其改北上为南下,这个‘黄闯子’又要叫骂,说我们㐢朝令夕改了䞾。”

      钙 阮大铖퀐嘻皮笑脸地说:“近来给老黄的命令已经变动多次了,也不差这一回。现在的部队就他能打톊,不调他调誰?不行了给他加官进爵觬,好赖堵堵他的嘴呗。”

      马士英奸딙笑道:“这个事情,必须把调兵诏令同时发给史可法,让他去给黄得功打交道,做说頍服钟动员工ళ作。同时,暂停其北上的指令。自从调和高杰和黄得功关系后,黄䩉对他的话还算听从。”

      阮大铖向马士英一伸大拇指,曓奉承道:“还是首茦辅大人高明봩!”

      在向明安宗请旨时,马士英顺便说起了丁北宁,说此人这次以副钦差身份ꦷ秘密北上,不但联络了反清义士,还处置了内奸,建议给其晋ﴠ升一级,以从四品宣武将军留在兵部通联处使用,㸘说今后少不了传达一些紧急命令。这个人曾经三天两夜驱马奔驰八百多里,年轻机灵,才堪大用。㲃

      朱由崧笑椉道:“朕有印象,就是那个在北都园林里深夜捞出玉玺的少年英雄,卿酌情安排即可。”

      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