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2黄皮子坟

      2024年12月31日23点55分。

      距ⷡ离陨石撞击地球还有5分钟。

      江弦坐在宁城最高楼层之上,戴着一副黑红色头带式耳机,看駝着下方暳的人头攒动。

      人群里,能听到有大人们的开怀大笑,与孩子的欢声笑语。

      蒠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啊Ꙅ,他们,是䵶这么的无辜。

      而上方的江弦却如㬢此沉默,与寂静。

      拿出背包中的摄像机,对准下方人群按下了快门。ᔾ

      쯙只听咔餼咔声响起,记录下了他们那真挚的笑容,这,可能将会是他们这一生最后的笑容⚘。

      看着手上的相机,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低夨头看向手上的手表,2仙3点56分02秒䁽...纮...还有四分슘钟。

      “一月一日吗。这,ª还真是早有预谋᳡,我讨厌这一天。鏴

      可这却不߀是现在身为普通人的我可以窥探的,也许以后我会有机会,也许我会找到᩾答案,也许我以后能杀了这些罪魁祸首,也许...俦....”沉默,江덅弦的沉默面容,与下方人群形成鲜明对比。

      把手伸入口袋,取出一根糖果,含在口中,接@着,继续等待着,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手上的手表指针不停的跳动,这跳动声好似都被无限放大,大到压得人喘不过气,就好像一拳一拳的锤击볤在他的胸口上。

      心跳也在慢慢的加快,对于前世的恐惧感正在逐渐的回想起。

      回过神来后,江弦不再回想那些ᓃ痛苦回忆,面色开始逐渐的恢复正常。指针跳动声也不再听见,情绪开始趋于稳定。

      再次幠看向手ѻ表。

      59分51秒。

      江弦拿再次抬起摄像机,等待着什么。

      2025年1月1日0ᢿ点01分01秒。ᾘ

      只见地上的烟花冲天而起,就像一把把利箭,以一往无5前之势,直冲九天。

      好似要穿破云层,放出被它遮挡狾着的月光,亦䏜像是能把这苍穹顶出个窟窿,留下它存在过的痕迹,而不只是那一瞬而ᵂ逝的惊艳。

      怎料,就在此时,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ẙ,天空中的月光越发微弱,蚘不知被什么东西给遮挡。

      随后那浓浓的乌云艱好似被一只只遮天拳头从中间一拳打散。

      乌云就像是受到了威胁셌,顿时吓得立马向四周疯狂逃窜,生怕慢上一步,就会消失于这世间。

      只见,此时,下方뼬原本还在嬉笑打闹,逛街游玩的人群全部都睁大了眼睛。 ❑

      嘴巴也是不受控制的张开,久久无法闭上。

      一᠜个个,都是死死的盯着上方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眼睛就算是已经开始发干,发涩,亦或者充满了ղ血丝,也不敢闭上哪怕半秒。

      Ꮷ就好像这次ⴶ闭上了,以后将礄不会再有睁开的机会。

      只见上方云层破开之处,赫然存在着一个人类无法理解的物体。 죓

      那是一颗颗陨石,它们有着无法用言语理解的数量,密密麻麻,还有那从陨夁石内散发出的恐怖威压。

      陨石,虽在这个时代是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事物,但此时上方巨物,却早㵈已超出了人类理解范畴。

      遮天蔽日,且数量数之不尽。

      有的人已经开始溣微微颤抖,甚至直接被浸湿裤子的也不在少数。仄

      就算倒在地上,牙齿打颤,却还﹉是没有⎧移开过自己的目光。

      “假的吧,这不可能是真的。”

      “我是不是还没睡罖醒啊?”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是哪个公司的新ϙ产做出的投影。”

      某些人还觉得有什么虚假的可能,自微欺欺人。

      繭不愿相信,或者说不肯相信。但是事件的发生却不是人们能左右的。

      下方人群这时已经有人反应了过来,暂❀时压抑着情绪,强迫自己走出恐惧泥潭,跌窱跌撞撞的站起身,开始夺步而逃。

      有一就有二,就这样ꇷ,很快一个接一个的,向着远离晨陨石的地方奔跑,恐惧疯狂蔓延。

      从န上而下,可以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开䯠始向四面八方快速扩散,就像是捅了马蜂窝。

      一个撞着一个찎,一人踩着一人。翘跌倒了,欋就可能会因为被不停的踩踏,而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

      一道道悲惨的叫喊声,重合到了一起,产生了一阵能够刺穿耳膜的吼叫。

      夹杂着恐惧与痛哭,似对遭遇感到不公褒,开始对这世界述说着自己的悲惨与歇斯底里。

      此刻,江弦举着摄像机对准从天而醐降的陨石,与那冲天而起的烟火之间再次按下了快门。

      咔!咔!

      声音쿨过后,拍下了这奇迹般的一刻。

      礰这些,将会是江弦最美的珍藏。“既然无法躲避,那为什么不敢站起来赌一把呢,赌它不会落地,无谓的逃跑只不过是自欺欺人,最坏的结果也就一死罢了ϫ。”

      江弦好似站着说话不腰疼,然后又是拿起摄像机,拍下下方人群恐惧与失魂落魄的表情,咧ɜ嘴一笑。两颗尖尖的牙齿看起来是如此的醒目。

      此时各个国家的公安部内,都发ǯ生着一件相同的事。

      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对着屏幕上的场景感到无法理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陨石都已经穿过大气层,퇆快要落地了,我们这里却才观察到它们!我们国路家的卫星都是废铁吗!”部长愤怒的对着下方工作人员搞,勓无能狂怒。

      “部长,刚才以不列帝国为首的几名国家与我뉋国首脑发出紧急视频会议,讨论了这件事情。 㳽 蚃

      后来得知其余国家也出现了陨石危机,一个也没落下。且全部在这之前都无法观댥测到它们的行进迹象。可能是陨石中含有类似于信号干扰物质,但这却无法理解。

      经过讨论,我们得出一个不敢确认的结论!”这位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看着手中报告说着,且表情也颇为崩溃。

      “快点说!”

      局长恢复理智后,也是౗真的好奇。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至少以现如今科学是无法解释,且陨石⤅下降的速度真的是太慢了。

      现距离陨縷石出现已过去了十几分钟,但陨石却几乎再没有任何下落迹象。

      就像是定在了那脑里,或只是投影,但这有点不切实际。

      “是这样的,经过观察,在0点之前卫星记录上根本没有观察到它们的行进记录。

      且在太空中以各个星球为랪主,观察他们可能的行进路线,如果真的是在四面八方从太空而来,那必定有些会ꭼ撞上其他營星。㝤

      不可能会全孫部安全的撞向地球。所以经过大胆的猜想讨论,得出的结果是,凭空出现,⃰就在。”这位博士说完后,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自己可能是∄没睡醒,要么就是疯了。

      局长整个人都是蒙的,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凭空而来?而且还是全球范围。”

      但当他看向显示屏上密密麻麻的陨石后,他突然觉得这理由可能也没这么难接⑀受。

      一屁股ᔫ坐在地上,感觉身上骨头都早已碎完塘,已经没有力气再支撑身体,就这样趴在地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 江弦小心銷收起了手曷中摄像机,这是最后的美好回忆。

      ⃮ 然后缓缓地䱊从上衣口袋取出一副墨镜,带了上去,随后双手垫在脖子后,听着耳机中热血沸腾的音乐,开始等待这世界第一次聚变。

      江弦一口可乐下肚,感到特别凉爽,显得十磃分悠哉。

      他这副表现,把无法抵抗就要学会享受给展示的淋漓尽致。

      就算是第二次看到这个场景,江弦还是感觉十分震撼,心中感慨,这等伟力,不知需要拥有多强大㟇的力量才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就在此时,天空上的陨石突然齐齐发出一阵震动,虽未继续下降,但外层陨石却变得松松垮垮,感觉好像随时随地就会掉落,吓得下方人群再次惶惶不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