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

      在天池医庄的日子,时间似乎过得很快。

      转眼,五天时间已悄然逝去,王闢珪也在医家弟子的悉心照料⣍下,几乎恢复如常。

      “是ꐚ时候告鼅别天池医庄,前往昆仑虚,寻求昆仑彩莲,以解ᔕ小妹天生残髓之疾了。”

      司马九主意既定,一大早,他便早早起床,收拾行装。

      不过,屋外,还有人比他起得更早。

      李建成듥、冯立与元丰一如既往地早起,此时,他们正在院子内练剑。

      在他们周围,数位对剑颇感兴趣的医家弟子,正不厌其烦的围观他们,时不时还会说道一番,少不了夸赞与提醒之言。

      司马九行李不多,很快,他便整理好了。

      今天,他鏝没有对李建成等人的晨起练剑报㏒以不满之意,擅他推开门,便默不作声的朝院外走去。

      “九弟,一声不吭的干嘛去呢?”ꉱ

      촞 “今天,不来练剑了么?”

      李建成注意到司马嗷九,他便停下舞剑,收稳身体,略带戏谑之意,玩笑道。

       “小爷我今天有事儿,黕没时间教训你㗯。”

      李建成道:“哟,好大的口气,求你来教训教训我呀。”

      “没时椲间理你。”

      司马九不为所动,头也不回的朝院门走祶去。

      “喂,这么没礼貌,看来,大哥得教导教导你。”

      “ᄜ小心了!ꦫ”

      语毕,李建成将长剑扔于冯立,抡拳,便快速向司马九袭来。

      룟 “今天不陪我练一练,可不뭛会让你走。”

      司马九闻讯,立刻싥转身,不服气道:“练就练,说得好像谁怕你⾦似的。”

      “看招!”

      李建成的速度很韔快,眨眼楟间,他的拳头已至司马过九身前。

      这些天来,司马九屡屡与李建成等人过招练舼剑,他在九州ᰂ幕僚团群成员的指教下,学到了不少剑招和功法。

      虽然,他的武功与李建成之间넨,还有不小的差距,可这差距正在急剧缩小。

      是故,司马九并不惧与李建成过긬招。

      阏 司马九面对李建成迎面而来的重拳,他没有选㦮择硬碰硬樉。

      毕竟,以他的身体素质,想要与李建成对峇拳,绝对得不偿失的下下之策。

      巧妙应对,攻敌所必救,方㭥为上策,这是九州幕僚团中那些大佬向他灌输的战斗经验。 軧

      司马淣九侧身躲开李建成拳头的同时,以扫腿之势,逼迫李建成跳起,从而؎打乱了李建成的攻势。

      ꔉ 随后,司马九在李建成躲闪之际,挥拳,便击向李建成胸部。

      回之以矛头。

      李建成见状,훨接连后退数步。

      随Გ后,他收稳身体,迅速聚力于右手,准备硬接ퟞ司马九一拳。

      䖔司马九不为所动,依旧挥拳直击李建成。

      ⑦“小子,你又想干嘛?”

      李建成ꤙ见司马九的拳头依旧向自己击来,顿时纳闷不已୷。

      寻常,司马九几乎不会正웋面硬接李建成的招式,除非万不得已。

      他总会以一嫧些出䥊乎李建成意料的方式,避过李建成强有力的出招,并攻⎎击李建㎦成的要害之处,令李建成放弃强攻,疲于防守。 먤

      “难道,这小子又㐭要耍花招。”

      李建成在出手的同时,脑海中迅速回映着司马九使用过的招式。

      正当两人的拳头即将碰撞时,司马九的拳头略微转向,在错磎过李建成的拳头后,他立刻握住李建成的手腕,以稳住身体。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已悄然向李建成腹部袭去。

      眼看就要得逞了,司马九嘴角已扬起一条弧线,暗自得病意道:“中招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拳头不仅没有击中任何东西,相反,他的手腕却被李建成牢牢地锁住了。

      “梢我去,什么情况?”

      “他们这是在玩互锁?”⑛。

      司马九与李建成两人扭着身体輿,他们分别有一只手被对方握住,而另一只手则握住对方的手腕。

      他们都在试㓁图挣脱对方,可믺是,一时间,两人都无法挣脱对方ⷅ。

      俷 踵观战的医家弟子则是以好奇的軫目光注视㇒着他们,似乎很期待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在天池医庄这些日子,纳兰灵云为司马九量身搭配了很多灵补之物。

      是故,司马九的身体素质有了很大的改善짩。

      可是,他的身体素质,依旧远不如李建成。 ⸛

      欽 长此以往,䢿形势必然对司马九不利,必须另寻他法蔁。

      䭆“我说,建成兄,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㼎的姿态是不是不太优雅。”

      李建成挑衅道:“呵呵!你怕了?”

      “开玩笑,本帅哥会怕?”

      油“那你废什么话?”

      “不如这样,⢵你我同时松手,咱们就此打住。”

      “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我就死扛到底,大不了晚点去找妙春先生?”

      李建成闻言,眉〗头一皱。

      “你去找妙春先生有什么事儿ᾙ?”

      “关你螌什么事儿?”

      司马九并不打算道出他找妙春先训生所谓何事。

      李建成道:“正好,待会儿,我也要去找妙春先生。”

      “你又去她干嘛?枴”

      㢏“你都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随后,李建成提出了休战的提议:“算了,我ꭱ们就此打住吧?”

      “好!”

      很快,两人便松开对方。

      司马九随即抱拳道:“建成兄,承让了!”

      “ⲱ咱们打成平手,有啥好承娦让的?” 쟈

      司马九意味深长的说道:“刚才,最后可是你提出休战......”

      “你......好狡猾的小子。”

      李建成一整无语。

      “算了,大哥我飱不和你一般见识。”

      “走吧,晚了,可不容易找到妙春先生了。”

      天池医庄收容了ﮐ很多病人,妙春先生每天都很忙。

      每天清早,她会先到药房,吩咐熬制当日的用药,随后,她便会流转于病房之间,忙碌着诊治病人。

      是故,每天清早在药房最容易找到妙春先生。

      药房内,妙春先生一边配药纅,一边淡淡的说道:“你们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儿。”

      “先生,我等在医庄叨扰多时,承蒙您费心了。”

      “公子言重了。”

      “王珪已经恢复如常,可是,司马若华的病根未除......”说话间,妙春先生停下手上的工作,抬头看了眼司马九。

      司马九道:“先生,我一定֌会去昆仑虚,寻得昆仑彩莲,救治小妹。”

      妙春先生见状,微微颔首,随即转口道:“你等既然去意已决,老身也不便挽留。”

      “先生之恩,我薄等牢记在心。”

      “后会有期。”

      “嗯!”

      退出药房后,李建成见司马九面色低沉,他鉺便想要活跃下气氛。

      李建成玩笑道:“九弟,看来,你我果然是知己-。”

      띵 “什么意思?”

      “没想到鎁啊,想不到,你找妙春先生,也是为了告别。”

      “这只能说明你懂得揣摩本帅哥的心思而已。”

      “哈哈哈哈!对!对!对!”

      츑.....ⱇ.

      第二天,清晨。

      天池渡口。

      “哥哥,为什么不让我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