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一族

      Љ曹正验完尸体之后,依旧盯着何明理的尸体,脸上并无悲伤愤怒的情绪,反而露出炙热眼神。

      汾 见殿上众人沉默。

      曹正抬头看向吴广全:“门主,先天宗师的尸体难得,这尸体可不可以给我?”

      此话一出。

      殿上先嗓是一静。

      멥“……”

      뙋 四长老石珍一时间都忘了哭丧,两眼茫然看着曹正。

      过了片刻。

      石珍才反应过来,气的满脸通红:“艹**!!!曹老鬼你什么意思?!”

      규 他吼着。Ƃ

      “滚开!”

      冲身上前,一把将읓曹正给推开웅了,怒不可遏:“何师兄被人害死鏹,尸骨未寒,你不想着先找出凶手,居粳然还要打尸体뀃的主意,到底是何居心?!”

      뎱石珍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

      “等尸骨寒了就晚了。”

      曹正浑不在意,站定之后,扭头冲吴广全道:“何副门主死都死了,该查的查该报仇的报仇,但大好的尸体就这么埋了,实在可惜。要是给我,兴许能养成一具七品炼尸。”䗺

      三长老曹正,因脸上阴阳分化,被人称作‘鬼脸’。

      但这阴阳脸可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六年前大楚天变时,突兀觉醒异术后得来。他那异术能操控尸体,尸体生前的实力越强,被他操控能聕发挥出的实力也就越强。

      曹正将囕这门异术称为‘꣸控尸’。

      六年下来。

      这门异术从一开始只能操控三具尸体,到现在已经能操控六具。

      只是苦于没有真正高手的尸体为他所用,即使养了六缓具炼尸,藏在地下吸收煞气数年,但单一一具炼尸,也就勉强跟普通六品打个平手。

      迟迟不能突破到七品。

      如今见着何明理的尸体,这可是先天宗师的尸体,一旦掌控,炼成炼尸之后,悉心祭炼一两年,兴许就能得到一具七品炼尸。

      ꪖ曹正当然心动。

      ⷰ只是——

      “明理毕竟是我武胜门副门主,又是为了武胜门而死,若是不能风光大葬、入土为安,岂不是让人心寒?”

      大长老褚三阳眉头微皱,冲曹正斥道。

      “大长老说ഉ的不错。”

      二长老吕青也出声附和道耚。

      엧 曹正闻言,轻笑道:“何副门主兢兢业业,劳苦功高,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想来即便是死了,他心底也是想着,愿意为武胜门继续出力。把他尸体给我,对何副门主来说,又何尝不是以另一种方式活着,继续为武胜门奉献呢?”

      曹正说着话,让人心底一阵发寒。

      恙 癁这话听着有理。

      但在场众人都不是撠愣头青,这种大而空的话,听听也就뚒算了。谁要是当真,谁就是大傻子。 ꦪ

       “曹老鬼!”

      ឣ “别跟老子说这些㙺歪门邪理。෱今个儿我把话撂在这里,谁哪个王八羔子要敢动何陎师兄的尸体,就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石珍恶狠狠,指着曹正鼻䢃子咬牙切齿恨道。

      ᬫ穆俊雄一≌言不出,㋼乐翊的看到场上的节奏被曹正带偏。

      场上。

      吴广全见石珍火气十足,冲曹正剻摆手道:“曹长老的心意뀿是好的,何师弟࢚兴许也是这么想的。但他这辈子都在为武胜门奔波打拼,到了了,就让፰他好好歇着吧。”

      门主发话。

      就算是为这件事盖棺定论了。

      “听门主的。”

       曹搙正有些不甘心,但到底还是不敢犯众怒,只得应了㣪下来。

      这事就算翻篇。

      ⬁ 吴广全看着躺在地上的何明理,脸色肃道:“大敌当前,最要紧的还是团结一致共同对外。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矛盾,但公事公办,不可糅杂私怨,否则害人害己。”

      他这番话。

      显然是对曹正跟石珍说的。

      后者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前者眼皮动了逝动,糮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ፄ 另一位副门主陈胜己见气氛不好,当即翁声道:“敌暗我明,诸位近日都要当点心。吕长老受累,排查땰一下到底是什么人动的手,不单是报仇,也要有个防赡备。”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

      ؾ何明Ỉ理好赖也是先天,说死就死了。这要是杀到武胜门,他们这些人又一个算一个,除了门主吴广全之外,谁敢说一定能防住?

      未知最可怕。

      头悬利剑,显然不퓈是内讧的时候。

      㪈 “我这就去查。”

      二长老吕青应了一声㜞,也不想絴在殿上待,转身就走。

      ……

      殿上又商议了许久。

      吕青、穆俊雄等Ჿ人相继离去,石珍也护着何明理的尸体走了。

      只剩下ٵ吴广全、陈胜己、曹正三人。

      “门主——” ꁯ

      曹正见人都走了,看向吴广全,见机又要重提。

       “唉。落” ت

      吴广全叹了口气,冲曹正道:“明理墠被杀,石珍师弟悲痛,过鳼分激动可以理解,曹长老别跟他一般计较。”

      “曹某앃晓得。”

      ꅸ 曹正点头道,对ֻ石珍这个莽夫还真没什么感觉,心中全在念着何明理的尸体:“先天宗师的尸体的确难得,这么埋了,属实可惜。”

      吴广全、陈胜己闻言,对视一眼。

      㟈前者没说话。

      摇摇头走了。

      曹正看的一愣,正想出言㚢挽留,就见陈胜己走到他跟前,冲他苦笑道:“曹长老拳拳之心,师兄都知道。但何师弟毕竟劳苦功高,尸体真不能给你。”

      “可惜。”

      Ϧ“可惜了。”

      ꏝ曹正听了,连靿道几个‘可墠惜’謫,难掩脸上遗憾。

      转身就要走。

      这时。

      㮌耳畔却传来一道极小的声音:“尸体不能明着给你,必须风光大葬。但葬下之后㟯,谁也不许再去开棺验尸——”

      曹正两眼顿时一亮。

      ⊼ ……㌲

      武胜城。

      穆府。

      穆俊雄带着几个护法、执事,连夜웣赶路将何明理等三人䮂的尸体带回来。

      先是䮁一通惊吓。

      而后一路奔波。

      采 早就累的ⓢ不堪。

      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原委给吴广全等人说清楚之后,就回到家中,将全身上下洗퓪了干Ȯ净。

      倒头酣睡起来。

      直到太阳下山,又一天夜晚来临才转醒。

      坐槩在整洁、芬香的䑻床莧上,穆俊雄有些发怔,想着心思。

      “白玉京。”

      “五螑城十覙二楼恉。”

      “这到底是什么势Έ力?”

      穆俊雄想到昨天夜里的遭遇。

      鳔自己莫名其妙就被捉了魂魄,见识了一遭阴府景象,见着了油锅炼狱、刀山火海,心中有些后怕,又被勾起无穷篟好奇。

      “这世上有鬼怪,自然也有仙神。”

      “在武胜门釅折腾数十年,到头来也是身䲢作黄土。倒不如先看看这白玉京的底细,要是ꣃ真有修仙法、通天路,日后远离尘世,半点污垢不沾身,整日与仙卿为友、仙子作伴,岂不美哉?!”

      穆俊雄心底憧憬着,又有些砧警惕:“就是不知道白玉京跟武胜门什么仇什么怨。”

      雲 心中盘算。

       好半콹晌后。

      “白玉京。”

      “姑且一试!”

      穆俊雄呢喃一声,眼神变的坚定,站起身来,走出屋外。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