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看片的软件

      早晨七点三十,陆离准时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一抹略有些䋙刺眼的光亮刺入眼睛。

      刚刚清醒过来楦的陆离脑子还有点晕乎乎的,喃喃着“发生甚么事了?”

      定睛看去,原本睡前还好好的地下室,已经被无数巨大的爪印覆盖,最深的一道甚至撕开了那扇足以抵抗铁拳火箭筒近距离射击的防爆门。

      房间内一片狼藉,房间外天微微亮起,阳光顺着缝隙照进了阴暗的地下室,就连大街上清洁工扫地的飒飒声都能清晰地传入到陆离的耳朵。

      他的情况又加重了.....

      丽晶酒店前,这座城市里最豪华的酒店,全球连锁,唯一的五星酒店。据他的好哥们路明非曾经跟他‍吐槽过的事中,竴他的叔叔最喜欢在这里的大堂跟朋友们喝茶聊天,一直让服务员续水到浓茶变白水。

      不过有一说一,这酒店ᖴ是真的豪华!豪华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住的地方既没有交通之便,也没有什么达官贵人再次定居,不开玩笑的说,这家酒店建在这里,不说没钱赚,那是绝对要倒贴的。这绝对是行商的大忌,可它却偏偏开在这里,就像是为某人专门建造的一样。 勦

      总不可能是为路明非那小子建造的吧!陆离的心中浮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嘿,说路明非路明非就到。还没走进酒店,就看到了一个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的家伙在酒店门口左左右右地看着。

      “嘿,明妃。”陆离走过去怕了拍他的肩膀,他却像个受荐惊的兔子一样弹了起来,退了几步才恢复过来。

      “别吓我好不,陆离。”

      “咋了?看的这楥么入神?”

      “你说啊,那所美国学校该是多有钱?这是真他妈的豪华呀。美国学校真他妈的有钱。ࠄ”路明非啧啧称奇着。

      “等在那边读完书,说不定你也能变得这么有钱,哈哈。别看了,走了,再看,别人可能把咱两当贼了。”陆离笑着说道。

      路明非一脸鄙夷地看了陆离一眼“那也是只有你会被人当成贼,看看你那体型,是个人看到都害怕好吧。”舿

      鶛 陆离呵呵一笑,“那咱俩站在一起算啥,肥瘦双贼?”

      “请问是路明非先生和陆离先生吗?”还没等两人互相吐槽起来,一个彬彬有礼的侍者从大堂走了䐊过来打断了两人掰头一波的想法。

      “是的。”陆离冲侍者点了点头。

      “卡塞尔大学的面试即将开始了,还请两位随我移步前往17楼,其他的面试者已经到齐了。”

      听到侍饱者都这么说,两人只好放弃了再掰头一Ə番的想法,侍嬵者的加入成功避免了第二次吐槽大赛的展开!

      随侍者来到了行政层的会议厅外面,外面不多不少正好放着18把椅子,看着身边路明非小心翼翼地样子,陆离有些无奈地捂住了头,“我们又不是来做贼的,自信一点啊。”拍了拍路明亍非的肩,陆离推门跨进了等候厅。

      陆离稍微打量了一下衫坐在里面的人긌,陈雯雯,苏晓樯,柳淼淼,赵孟华这些风鉦云人物都在,轻轻对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即找了张椅子一屁股坐晆了下去。

      땛众人看⶝到他都楰面露惊奇之色,以及淡淡的尴尬,毕竟虽然同学多年,却连话都没说过几句。这次见面实在是有点尴尬。

      陆离也没管太多,驱使他来这目的主要是为弄清自己梦境中的那张纸条,앨绝对不是因为这所学校的待遇非常棒,绝对不是!他有预感,加入这所学校或许能了解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事.....

      至于路明非嘛...他已经是一条舔狗了...

      要说为什么?某位陈姓女子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套裙,白色的蕾丝边袜子和一双平地黑皮鞋,扎着白色领巾,甚至连头上的发卡都换成„了珍珠贝的。

      正中路某的好球区,再加上某人心里的小念头,颛哎,如果不是爱的彻底,谁又愿意去当舔狗呢?

      ⴢ看了看周围人的穿着,在看了看自己的休闲服装和人字拖,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刚刚进来的୰时媀候,大家会以一种相当惊奇地匲眼光看着两人了。

      很快一个身材瘦高的青年推门走ఓ了出来,一掯身墨绿色西装,修身合体,领口是银色的细边௵,金色的衣扣和袖口闪闪发亮,胸口用银线似乎刺绣了一颗世界树?ി!

      “柳淼淼到了吗?”

      路明非口中的钢琴小美女弹身而起,甚至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不过对此,陆离倒是显得뜖有些无所谓。

      毕竟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ໝ要怕,要微笑着面对他,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加油,奥利给!!!

      好像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呢?

      不过这还没十分钟了?咋就出来呢?考题有这么웦难的吗?

      就在陆离觉得这速度已经够快的时候,苏晓樯的表现更是刷新了他的想法,好家伙,五分钟都不到就出来了。

      接下来面试的同学锡更是一个赛一个快,这算啥?比硵快比赛?路明非更是创造了砯最快被斩记录,一分半就出来了。

      陆离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家学校是真的想要招生吗?还是说我们有这么差吗?

      可奇怪的是,哪怕其他面试生都面试完了,也没有考官出来ੋ喊在一旁发呆的陆离。⦂

      路明非好奇地问道:“陆离,为什么他们还不喊你啊?你真的是来面试的吗?”

      陆离愣了一下,一下宝清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全场没面ꅦ试的人已经只剩自己了。

      陆离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躯干如大龙般逐渐挺直起来,一ꚹ股淡淡的煞气不受控制的蔓延了出来。

      “既然他不喊我,那就走吧。”陆离无所谓地⇤笑了笑。

      就在陆离准备动身离开时,会议室的门却开了。

      “陆离,下一个是你。路明非也跟着进来一下。”

      听到这话,两人同时愣了一下,不过还是乖乖跟着叶胜进了会议室。

      葎 会议室里空荡荡的,可以坐几十人的大型会议桌边只坐着一个笑的很甜美的女孩,穿着和叶胜一样的制服,只不过是套裙,领口塞着玫瑰红的蕾丝领巾。

      桌边还站了一位风尘仆仆的老人,鼻梁上带着一副深度眼郿睛,一头花白的头发蓬蓬松松,一身糟蹋的西装以及一条肥大的裤子。想来应该就是信中所说的古德里ꇃ安教授了。

      是不是只要名牌大学的教授都有点这样或那样的怪癖?在会议室的角落里,䪆还站着一个面容严肃的男子,看起餠来有点眼熟。

      “럛楚...子瓱航?”路明非在一边즉不确定地说道,听到路明非的话,他这才想起了那个学校里相当传奇的学长。不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ᧆ?陆离有点疑惑。

      陆离没管那么多,坐在了那个女孩的对面,叶胜则坐在了那个女孩的身边,打开了笔记本。路明非则被古德里安教授带去了另外的房间,说是要恭喜他通过了面试。这家伙终于时来运转了一次了。陆离在心里暗想到。

      “你好,您我叫酒德麻纪,也是这次的考官。”女孩站起身来,以一个标准的日本风向陆离躬쒤腰行礼。

      陆离也赶忙㵛站起身来,同样躬腰回礼。

      “那么我们就开始了。”叶胜看着陆离说道。

      ₟ “好的。”

      “但ꃵ在开始之前,我촖们有一件事想问你,五年前的北平爆炸事件发生时,你在哪?”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自会议厅里响起。听到这句话,陆离的瞳孔猛地一缩,但他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

      “爆炸?我在家啊。”

      “那你的妹妹呢?在我们的资料中,你可是有一个妹妹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吧!但在那件事后,那个女ⷖ孩却像被什么东西摸去ꂛ了一般,从此再也没有人记得她。你说,她该不会是被某种怪物吃掉了吧?”一个有点机械感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臯 听到这话,一股出离的愤怒和悲䈍伤徒然自陆离的心中涌起,没有来由的,就像是什么最珍贵的东西被别人触犯了一样,他再也绷不住了,刚准备起身,一股փ恶风便已袭来,一把冰冷的长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冽的刀锋割破了他的颈肉,鲜血自伤口缓缓溢出。

      “坐下,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楚子航冷冷地说道。

      䎡原本站在身后墙边的楚子航,不知꽆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陆离的ꗼ身后。

      “如果我说我不呢?”陆离伸手用力握住了那足以削金断银的凶器,刀锋割破他的手掌,鲜血顺着手心的纹路缓缓流出,一条条青筋爬上他的全身,蔓延上了肩膀,手臂,大腿,脖颈和脸。原本黑色的瞳孔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如岩浆般绚烂的灿金色,而在灿金色的深处一抹银白固执地闪耀着。

      一股可怕的气势从陆离的身盕上炸开,如同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捕食者一般,对在场所有人造成了严重压迫。

      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场的几位专员血统评级都在B以上,而作为其中佼佼者的楚子航更是有着超A级的称号,但这一切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ᥤ 陆离舔了舔嘴唇,一种吞噬一切的欲望开始在心底滋生。脖子上的鲜血逐渐滴落,原本整齐的地板开始出现一个个缭绕着青烟的小坑,“折⭔镜!”一声低吼,两把造型奇特的链刃出现在了他的手中,슔看到这一幕的楚子航瞳孔猛地一缩,手掌紧紧握住手里的长刀。

      还没经历过灵视,就已经觉醒了言灵了吗?

      “B级探员撤离,这里已经不是你们能呆的地方了。”楚子航大吼道。他没有回头,毕竟无论处在什么环境下,背对对手ᄣ永远是个愚蠢的选择。

      叶胜和酒德麻纪也没有逞强,立马撤离了现场。一时间,空荡荡的会议厅里只剩下了楚子航与陆离两人。

      “还有意识吗?”

      “说!你们到底还知道什么?”陆离嘶吼着,两行血泪已从他的眼角流下。

      楚子航点了点头,看来还有意识。看着眼前튃这个已经出现非人之像的璧陆离,叹了口气,身形一闪,身形如利箭射出,挥出的村雨如鬼魅般融入了空气,折镜则宛如残月之影般,在空气中舞动깐着,闪着致命的银白色光华。双方的身影纠缠在一起。

      每一次的険斩击都会伴随着一阵金属蜂鸣,那是楚子航的长刀⹷在急震,虽然两者的交击都在一瞬间,但是因此受到的巨力让这柄玉钢打造的长刀产生巨震。而最令楚子航难受的是,则是眼前之人手持的武器。

      明明是链刃,但每次的交击却像在劈砍石头,剧烈的反震严重影响了他的挥刀速度,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陆离的刀越挥越快了!这样迟早会被陆离破开䋀自己的守势

      不行!不能在这么下去了!

      楚子航当机立断借着刀剑碰撞之机,徒然松开了手里的村雨,失去主人掌控的长刀失控地弹开,狠狠地插进了一边的墙壁之上。

      勐 而楚子航本人则借助这个破绽,欺身闪进了陆离的身边,一拳轰出蛜,狠狠地砸在了陆离的心头,突如其来的重击打的陆离胸口一闷,动作自然慢了不少。但同时陆离也伸出双手牢牢抓住了楚子航的右腿。

      楚子航面容冷峻,左腿猛ﴭ然踩地,整个人跳起一记鞭腿狠狠地抽在了陆离的脸上。

      卡啦!

      一声脆响,陆离的脑袋扭了过去,旋转䶢了九十度,好像断掉了一谬样。但楚子航的神情没有丝毫放松,这样的伤势对普通人௦来说足以致命。可他的对手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룳 咔咔两声,陆离的脑袋便又转了回来,他的眼中赤金色的光华如岩浆㎕般流转着,银白色的光华像是被什么压制了一样,变得暗淡了许多,凶威却越发浓厚了。

      “终于抓住你了!”陆离狂笑着,“这次到我了!”

      看到陆离的笑容,楚子航的心里一跳,自己ꐯ这一击并没有取得自己意想中的效果。与其说毫无效果,不如说是无效攻击。

      陆离的身体强度远远超过了他的襓想象。

      陆离抓住楚子航的两条腿,狂笑着,嘶吼一声,把楚子航直接拎了起来,再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

      这一摔并不是终结,而是开始!陆离像挥舞着武器一样,挥舞着手中的楚子航来回砸动着,一⠧声声闷响在空荡的会议厅里单调的重复着。

      而楚子航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强打起精神,大吼一声。

      “君焰蝨!”

      一声令下,空气中的火元素顿时暴动起来,在他们的君王的号令之下,肆意地欢舞着,᠟剧烈地қ爆炸自楚子航的身体澎湃而起,汹涌而出!

      爆炸突如其来,陆离还没来得及Ọ防御便被剧烈的爆炸掀飞,炸进了一边的墙壁里,墙砖崩碎白灰迸溅,腾起的烟雾暂时遮蔽了陆离的身影。

      轁好不容易挣脱的楚子航没来得及休息,尽管身体已经好像要散架了一样,但他仍然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对着村雨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可他还拿到村雨,一个紫色的能量弹便后发先至将他打飞开来。

      뙦 “坠明!”话语刚落,一阵无法抵御的压制感被随之而来,那一刻他就像是被全世界的光所抛弃了一般,无尽的压力自身体各个角落涌出,将楚子航跑动的身影生生定在了原地。

      “通碧!”一道翠绿的能量岓箭更是破雾而出,将被钉在原地的楚子航给生生地钉在了墙上。ꯣ

      一个被血浸透的身影从雾中一瘸一拐,摇摇왁晃晃地走了出来,“说..墤.你们到底还知道什么!我的ꎢ.槯..妹妹...是谁?她...又在哪?”无尽的怨念与伤悲扑面而来。 

      可还没来得及走出几步,这个被血浸透的身影便软到在地,昏迷了过去。随着陆离昏迷,固定着楚子航的能量箭也随之消失不见。

      楚子航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好不容易才从墙上取下了那把脱手而出的爱刀——村雨!

      就在他准备挥刀斩下陆离的头颅时,古德里安教授却突然推门冲了进来。

       “住䃟手!楚子航。施耐德那疯子说这家伙通过面试了。”

      楚子航愣了一下,长刀脱手而出,像是卸下了什么负担一般也软到在一旁,同样昏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