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妮拉娜胸前的饱满

      “那是什么。”陈安宇眉毛挑了挑。

      ꈚ “哪里哪里,我看看,我看看。”

      陈安宇指向了燱光柱,一边说道,“你别告诉我他们准备大肆进攻现世,我可是䙣知道的,以前在课上学过,看得越清楚的暴龙气说明本体越强大,这么清楚还这么多道,你确定他们不是为了搬家。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记录。”

      “古老师应錂该教过你吧,他没和你说书上也禅有错的时候吗。”艾诗看到了光柱。

      两人间的气氛怎么看都是在说些冷笑话逃避现实,事实是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不好的事请,艾;诗没有否认陈安宇。

      既然要接管她的工作,必然要有个什么都会发生的心理准备。判断的事迟早要自己来。

      陈安宇指着其中两道最耀眼的光柱喃喃。他的眼睛里全是两道光柱的颜色。

      “你还要讲冷笑话?”

      “传说杭州城对应的天河城最强大的两尊混血种,一个叫白素贞,一个叫小青,不会就是他们吧。”陈安宇眼光烁烁说道。

      飞马落在了山顶,陈安宇和艾诗翻下马,茂密的树丛挡住了他们的视野,遮住了光柱。他们走到悬崖边才重新看到。

      “哎呦。”

      艾诗对着陈安宇的脑门狠狠一拍。

      “没准只是搬家,你和古拉斯教授说吧。”艾诗没好气地往怀里抄手。

      “学姐我错了。不敢了不敢了,不敢瞎说了。”陈安宇像只没脾气的小猫,呜呜呜地对着主人流眼泪。

      艾诗没说什么,双手从脖子后面楼住陈安宇,掐着他的脸。

      艾诗身子倒在他身上。

      两个鼻尖碰着鼻尖,呼吸可闻。

      陈安宇嘀不自觉地靠上去,嘴巴快要碰到一起的时候,他猛地反应过来。一根羽毛从他们脸间穿过,陈安宇讪讪地看着“搅㉬局者”莉莉,两人几乎是同时尴尬地后退。

      中途被打段,后续已然不大可能,两人也意识到方才的举动有些荒唐。陈安ሑ宇拍了拍裤子,站起身。“学姐,这个任务……”狽

      ꊶ“哦,你看,就是这样,这样。”艾诗指着陈安宇的作战计划说道。

      与守夜人托克威尔斯约定在了阿拉善的一处旅游景点,托克在这里有个蒙古Ꭺ包,古拉斯和王言初缩在没暖气只有泡面和棉被的帐内,哆嗦地等着主人到来。只是,这会儿主人的影子都没有,只有一条大黄狗嗷嗷嗷地对着他烑们直叫。

      两人不禁躍怀疑是不是走错地了,草原水源稀少,游客再多也不会像城市里那样密集,照理说守夜人的工作已经相对轻松,有大把的闲暇时间才对。䃑

      “教授,你确定这里是托克前辈的家。”王言初哆嗦着ڦ看着大黄狗,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独怕狗。

      “是这里没错。”古拉斯教벒授用义肢给自己加油,义肢没油了,他盯着墙壁上的大衣,他还记得咶自己老友前几日发朋友圈穿的就是这件大衣,不会有错的。

      “你在质疑我,还是毕业生的公信力?”古拉斯瞪着王言初。

      寐“不敢不敢。”王言初䆛苦不堪言,他只想让远离大黄,这会儿,大狗已经碰到他嘴巴哩。都怪教授说得什么先进来,没事没事,说好的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老友呢,怎么连条琌狗都不认得。

      “汪汪!”凶神恶煞的大黄狗变成了温顺的大狗,呜咽一声绕到了一条腿后面,一个短腿毈老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从帐外走进来,手里提着覀一壶热茶。

      王言初呲牙貃咧嘴地躲着。

      ᡘ  “耽误些时间,老朋友,好久不见。”进门的老人立马与另一名老人紧紧相拥,托克威尔斯与古拉斯分别给对方送絮上一个结实的熊抱,如同几十年前一样。他们有整整三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还会回来这。”托克狠狠拍了一下他。

      托克放下茶壶,热气从壶嘴冒出来,一下子弥漫了整个包间。托克威尔斯一个中俄混血长相,满脸浓密的毛发,胡子扎成蝎子尾巴样,像是小说里的矮人族,可他的身材却高大的不像话,全身肌肉蛇蟒般粗,装得跟头小牛似的。

      根据孤儿院的资料,托克的父亲是中国内蒙古人,母亲是俄罗斯人,他有两份大陆上最强壮的血脉。他的右腿在一次守夜过程中,被一头混血种扯断,如今瘸着腿走路。

      别看托澋克的样子像个战士,其实他是一名强大的魔法师,他对魔法研究颇深,在卡希尔的时候就主修的魔法翛专业,毕业的렐时候已经是魔法学硕士。以他的天赋,这些年守夜内蒙古阿拉善,想必已经自学了博士课程。

      所以你千万不要以为他瘸腿而小看他,他可以在不走一步路的情况下,用魔法椹打得你渣都不剩下。

      “这是热茶,老伙计,我收到了你的来信,知道此事恐怕刻不容缓,喝完之后,我们今晚就行动。”

      “好。”如果是平常任务,哪怕是S级,古拉斯也会抽出时间与老友好好叙旧,可这次不同,侦擦任务,在晚上人类与混↸血种窯都不常活动的夜晚,显鮻然是最佳的选择。古拉斯点了点头,看鷧向了老朋友。

      王言初一脸没弄清楚状况,“什么今晚?仪器呢?我们不是还要去搬仪器吗?工作不是在白天干的吗,这样会清楚很多吧,晚上哪里看得清。”

      虽然他也不是很介意在晚上,这օ样写任务报告放照片的时候,没人看清楚谁是谁。

      古拉斯把一直隐瞒的作战计堉划给到了王言初——并不是他不信任自己的学生,而๫是他刚才才抽空写好。

      三个人走在戈壁中,按照地图的指ᡲ示,他们就快到了,露娜在这里竟然没信号,他们只能靠自己辨认方向。三人走到风暴眼在现世的位置,古拉斯触景生悥情,蹲在地上,摸了摸地上的黄沙,他们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学生一个个站起来,在这做蓜四年前的事请,可是他们现在都不在了……

      知道四年前实情的托克拍了拍老友的肩膀,也跟着叹了口气,大黄狗乐乐叫唤了两声,望了望身后一望无际的沙子。

      王言初与乐乐保持距离,看着手里的作战书问道。早已经戴上风镜的某人,跟在两名老前辈的身后,不爽地背着所有东西。

      “不会有错,这本书……”知੽道学生在疑惑什么,是个人疑㱭惑,口说无凭的,但是他们知道当年的事请……如果这本书说得是ঔ错的,古拉斯不相信大地龙王选择敿这块地方复苏有别的企图,这未里什么也没有。

      딚 一切吻合,龙王寻找宙斯的灵魂开启智慧魔盒,再带着宙斯的灵魂뫽找到力量魔盒﵂开启,拥有君临天下的力量。

      古拉斯坚信这里就藏着宙斯的灵魂。

      他拿起铲子,一把铲在地上,发了疯僅地往地下挖掘。嘴里大喊“헴没有错没有错没有错!”没一会儿,托克一把上前抱摔了老友。

      古拉斯倒在地上,松开了铁铲,大黄狗拼命地对着他嚎叫。他抱住自己的脑袋,眼眶深㥠陷,和十几天没有吃饭一样,竟然有几滴慨泪水从他眼角流下,他突然声音沙哑,喊着“我要找到他们,我要找到他们。”

      古拉斯ꩃ仿佛着了魔一样,如教徒见到了真神那样,不要命地往土里钻去,同时以泪洗面,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把这些年的悲伤一同哭了出来。

      㧈他好像疯了,不正常了,变得不像他了

      事实也是如此,谁都看出了教授的不正常,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如此“疯态”,他一贯严谨沉稳,只有在打圆场的时候会出现纰漏。这么一个人怎么会因为挖⺿着沙子就发疯。

      “守住本心!小子,这块地方恐怕就是宙斯待过的,是他灵魂的故乡,所有混血种污血뤵种,稍有心神上的破⑟绽,就会被f他乘⸇虚而入。不守住心神的话恐怕会很危险!”托克对着王言初紧张地大喊。

      神经高度紧绷,王言初闭口不言,周围安ℵ静到不ざ行,他额头上一点一点地淌汗,可他不敢大意,黑暗里仿佛有双眼睛正盯着你看,稍有不注意,你就会被他盯上,万劫不复ᴼ。

      王言初和托克合力抱着嚎叫的古拉斯远离了这块地方,他们移步到一块巨大的石头底下,在这里把教授放下,教授平躺,神情渐渐放松了下去。

      “老伙计,好点了吗。”托克的双眼发红,身子却传出凉意,点点迷雾围在他的周身,为怀中老友送去了一点一点可以平复情绪的安神魔法。

      虽然宙斯死后的权术依然可怕,但是人类发明了魔法。

      古拉斯教授暴虐的气息缓和过来不少,他能清楚讲敺话了,至少不是胡言乱语。他坐直了身濈子,看着通红的双手,一点一点地让自己剥离污血种的身份,告诉自己只是个人类,“没多大碍事,谢谢你,老伙计,如果不是你在悬崖边拉住了我,我恐怕已经和他们一样,是沙子底下的骨头了。虽然我很希望可以陪伴他们…ᢦ…从现在开始,我不㔱会在被他影响。”

      “銄宙斯灵魂的故乡……是个污血种앪都拒绝不了,这不怪你。”

      古拉斯神情沮丧,按照书里所说,如果是人类接触到了宙斯的灵魂,说不准可以吹响反攻的号角,带领人类反攻神区。不过照现在看来,何止是号角的影子都没见到,这道灵୾魂或许会杀了他们。쓓

      捡起号角的不是他,也不是托克,也不是王言初......

      对髓某些人来说这是一把打开关键门的钥匙,可컔对他们来说,就是通往死亡的葬歌。

      这让他们这一趟显得没有了意义。

      “没事,我们过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这里ㅢ确实是宙斯的故乡,他的灵魂还在……只要还在,我们就有机会,不是吗,老伙计。这事…듻…你打算告诉屠龙协会吗。”托克深深地看着老伙计的眼睛。

      “갃不,不能告诉他们。屠龙协会有太多龙族的㋨奸细了,我是说,均衡,还有罗德曼那些人,你也不知道里面谁是奸细,告诉他们,就等于告诉了龙族这个냀秘密。说不准他们就会蜂拥而至!鼊这会让两个世界万劫不复的!”古拉斯胸前起伏,大喘气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托克把古拉斯枕在石头上,尽量给他最舒服的位置,固定之后,手中安神的魔法不ᇮ断。

      鷔 “我……我……不要过来不要过来,즢师父,师父。”

      “托克,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古拉斯忽然看向身边的托克,他的眼珠子往上,石头后面仿佛有声音传递过来,整块石头微微颤抖。声音像是千军万马来相见。

      托克不至于耳背,他拄着拐杖到石头后面,大黄狗乐乐叫㢤唤了两声被他捏住耳෉朵闭了嘴,샯他闭着眼,控制着一条小蛇顺着沙子一路前进,循着声音一探究竟。

      沙子行成的小蛇断了,传来一股子血气方刚,托克好像对上了一座移动的大山,再怎么敏捷的蛇进了蛇山也会被缠住,他一吐血:“为什么会有一群얇混血种?”

      䩫 他看到了一群足以轰动世界的混血种数量,他们有双脚跑步的,有一条尾巴移动的,还有拍着薄翼飞的。他们像是动物进城,又像是猛兽龳迁移。无一例外的是,全部朝着他们的方向冲来。

      声势浩大,无人能挡。

      王言初这会儿神志不清,托克眼疾手快一把打晕了孩子把他扔给了大黄狗乐乐。乐乐迎风暴涨,化作了一条威风凛凛的金色大狗,身子金灿灿的在晚上犹如小薽太阳。它载着王言初嗷呜一叫,看着主人。

      托克和古拉斯也抓上了狗身,这个时候他们必须要撤退。

      大黄᤯狗带ċ着三人,与龙群相同方向,朝着远方跑。

      这会儿怎么会遇到混血种?他们是疯了吗莙?为什么一下子会有这么多?不是相传哙神区一次只能来几个混血种到现实吗。

      作为阿拉善守夜人的托克,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混血种,脑袋蒙了。守夜人守则里可没力写过混血种会大肆来到㶡现世。他过꫙来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眼神区,一片无恙,他甚至放了一个假人镇守,看样子假人已经和“小蛇“的命运一样。短短片刻功칓夫,会有这么多混血种涌来现世。

      걫 ᔵ 最重要的是,他们怎么来的?

      古拉斯念头只有一个离开这里,他抓着大풁狗的毛发辨认方向,沙漠太大,后方无处可走,他们似乎迷路了。

      一条大蛇模样的ᄋ混血种毫无征兆地从沙子里翻滚出⟊来,他们不知不觉跑回了风暴眼的中心,乐乐被咬住了后脚跟,摔在了샘地上。背上的人车轱辘一样滚落下来,躺在黄沙上。

      夜色很黑,在沙中直立而起的大蛇犹如摩天大楼,这栋楼的门户打开,大蛇发出尖啸声。你毫不怀疑那是“地隅狱”大门打开了Ⳡ,这栋楼的房间全部是通往那个地方。

      古拉斯毛骨悚然。大蛇这个时候缠住了大狗,把它卷在怀里,大狗疼得地上㚖打滚,眼睛翻白。托克一声令下,乐乐仿佛浑身有了力气,忽然咬向蛇身,一边倒的局面有了扭转。乐乐的爪子也抱着他,卷着他,在他飞起的鳞片中抓起一抹抹챩的飞溅的鲜血。

      原来乐乐是托克的一个炼金制品,它本髁身就是魔法一部分。乐乐的身上冒出火焰,犹如二郎神的哮天犬发威,身上的熊熊火焰燃烧了大蛇。大蛇在烈焰中渐渐没了呼吸,没一会儿,如一推破烂的麻绳,瘫倒在沙子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