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小说

      时间就是沾个白待马驹子。

      眼一睁,一天过去了。

      㢁眼一闭,一周过去。

      叶见朝是在第七天醒来的。

      医生的会诊很准确。

      不过,醒来的叶见朝不再是原来的叶见朝。

      他不认人了。

      脑血管破裂对他的大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开颅术后的恢复需要较长的时日,而锳且要过三关,目前已经处在第三关,即感染关,要再观察两周,벥看是否发生脑劓内感染。

      醒来时,医院只允许主딮要家属进病房看一眼。

      也只能看一眼,交流是不可能的,记忆障碍是一俛方面蓃,叶见朝仍被各种管子插ꯦ着,嘴上的氧气罩摘下来不能超过十分钟就要再重新扣上。

      籷 在杜和珍和叶盈쥮玉的眼泪中,家里的人出了重症室。

       叶盈然去魔都上学去了,叶淑娴提出来医院看看父亲,当然不能붞让她来,受了刺激会让傋她本来羸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在重症室外边,秦著泽再次和主治医生做了交流,重复௝表达了用最好的药,用最好的护理,钱永远嬤不是问题。

      主治医生原来一直以为秦著泽是叶见朝的儿子籡,当得知是女婿时,于是,对杜和珍夸赞了秦著泽是个好女婿。

      的确是个好女婿,叶家的天在叶见朝倒下验的瞬间塌了,秦著泽从张垣回来,天又被重新撑起来。

      在医院㍧,家属什么也做不了,想帮什么忙,医院也不让添乱,看了病人并和医生做了交流准备回簋去。

      叶锋那边通过突审,已经查明投.毒人犯。

      村会计田算冀的儿子田仕杰是主谋,他带了一个拜把子的兄弟干的,老徐头被威胁并被利诱把牛棚钥匙交给田仕杰。

      案情重大,但是案情简单,田仕杰作案的动机,ᵛ起因于田氏家族和叶氏家族之间的世代怨仇,根据田仕杰供述,他看着叶家厂子越来越红火让他嫉妒眼红,他看不得叶家过得好。

      虽然田仕杰并未提及上次在镇子街道࡜上,他妈武金花撒泼耍混却被秦著泽不见硝烟地打脸那件事,但是,不能不说这也鴁是诱因之一。

      秦著泽一家人从住院部出来走到楼下停车区,准备上车回家,田算冀带着大儿子田仕豪还有田家的两个后生过来。

      “啊呀,弟妹呀,真是룔对不住,家里出了这么个畜牲啊,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我过来瞧ꊈ瞧见믟朝老弟。䨩” ȓ

      田算冀装出哭腔,三角眼里射出贼光对杜ฬ和珍察颜观色,不等杜和珍说出话来,马上转身从大儿子手里接过装着水果和鸡蛋糕的塑料袋,“也不知道见朝老弟喜欢吃啥,一点心意不成敬意,他在哪个病房?我去看望看望他。”亨 䴓

      杜和珍见着田家的人,被气的一时说不上话来。

      二十头奶牛,那都是生命呀。

      㹶 丈夫现在还在危险期。

      这笔仇,这笔恨,是你田算冀说几句好听的,拿点东西,能弥补的?哄⡲小孩儿呢?

      你这时候跑来,是出于何等用心?不是诚心给我们家添堵来了吗?

      㙸“那都是活生生的命呀▼!”

      ㆭ 杜和珍两只手手掌朝天,㳇掂着两只空手,像是托着两座大山一样沉甸甸。

      “弟妹呀,都怪我教子无方,没管好仕杰这个畜牲,可是,念在一个村子住了这么多年,喝着一口井的水,种着一片庄稼地的份上,我求弟妹跟家里人都说说,别起诉仕杰,他촁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金花我们俩年岁也番越来越大,身体也不好,下地干活已经不中用了,求您修呐,别起诉仕杰,他给造成的损失,我来赔,一年赔不起,两年,两年赔不上,三年,还有仕豪挣钱帮着赔呢。”

      楄秦著泽站在牧马人旁边一直没吱声,他在听。

      療等田算冀说出这番话来,秦著泽明白了田算冀拿着东西来,并不⦯是出于悔意来看叶见朝和向叶家家人真诚道歉来了,要是的话,他早来了不会︅等到今天,而是为他儿子田仕杰求情来了。

      叶家如果不盯쨗着田仕杰的罪状,田家找关系运作一下,最后的量.뉕刑就会走最轻ም的,甚至凡是略懂关系社会的人都知道,判是一回事緺,在不在里面蹲着是另一回事,今天进去,明天就会被捞出来靱,后天继续为非作歹,这种情─况不在少数。ꥊ

      田算冀是异想天开?还是死马当成活马医?秦著泽不知道。

      ﹘椯但,田仕杰的罪ೞ责必须走最重的判决,他必须为他的罪恶行径买单。

      田算冀巧舌如簧,但是杜和珍并不糊涂,听出了田算⌣冀的意思텢,气得哆嗦着嘴唇直摇头,杜和珍和大多数农村妇女不一样,要她血爹血骂地破口大骂廐,她还真做不暴出来。

      但是,叶盈玉不是省油的灯,直接指着田算冀,뷵“덥得了吧,给我们家造成这么大的뻚伤害,跑这里来装可怜来了是吧!你儿子是三岁孩子吗?他下毒手时怎么不想想后路,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自作自受,你能不能换位思考,如果是你家被别人祸害成这样,你会怎么办?你真好意思来,忽悠谁呢?” 풮

      秦著釁泽听二小姨子教训起来田算冀,小嘴跟刀子似的,但是,她没有胡搅蛮缠而是说的很在理,秦著泽靠在车身上摸出大中华,嚓,点着一根,抱着胳膊抽起来,看叶盈玉教训田算冀。

      “二侄女,别说的那么难听嘛,我过来道歉和看望见朝老弟,确实是诚心诚意的,你这不是不识好人心嘛,如果把◴仕杰判了,你们拿到手的经济赔偿可就几乎没有了,我这也是为你家的经济着想,是带着一份好心来的。”鶉

      田算冀在村大໱队当会计,珠算练得不知道咋样,反正是一张嘴巴横着竖着Ң都能说,村子里有名的快嘴田,能把死人说成活的。

      㧳 蚯 “为我们着想?说得真好听。”叶盈䙇玉爹冷笑一声㛾,丹凤眼放出嘲讽的光,“我现在就明确告诉你,田仕杰必须受到应鶸有的惩罚。”

      “……”把田算冀噎得嗝地录一声。

      田算冀大儿子田仕豪不干了,他爹被叶盈玉数落,他肯定不情愿,“你个丫头片子,你怎么跟我爹说话呢,别以为你们叶家有俩臭钱就了不起,不就弄死了你们家几头牛嘛。”

      田仕豪脑袋里头装了一包屎,这种话说出来就是激火打架,可这不是他爹田算冀来此的初衷。

      “田仕豪,你连句人话都不会说,白活这么뱝大了,你吃的粮食都喂狗肚子里去了闈,见过没教养的,没见过像你这么没教养的,说谁片子呢,你们家从老到小一户口本骗뼎子。”叶盈玉的嘴确实厉害,反击的话保证不重样。

      话上不带脏字,却非常有劲,把田算冀一块给捎上了。

      “你♶是不是想找抽。”田仕豪身上长出十张嘴,也掐不过叶盈玉一个人呀,被怼得恼羞成怒。ⵚ

      说着,撸胳膊挽袖子,红头胀얚脸的。

      这下更是惹翻了叶盈玉,叶盈玉抱起双臂,“田仕杰干了伤天害理的事蹲大狱,你田仕豪是不是想进去跟他作伴是吧!你也不找个水坑照照,就你那个怂样,老老实实回家种地去吧。”

      田仕豪瞪起眼珠子,“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我抽不死你。”

      쓫“咋⭼着,看不起女的債呀,你妈不是女的吗,你妹不是女的吗?”叶盈玉借着田仕豪这句把田家女性给照顾一遍。

      不算完,叶盈玉把叶修一把拉过来,“有本事过来跟叶家的爷们儿比试比试,如果削不死你是念你家还有小孩儿要养。”

      叶修抱起粗壮的胳膊,晃晃脖子,关节嘎巴嘎巴直响豏,自从追随秦著泽,把叶修吃懹得跟一头大象一样。

      就田仕豪面黄肌瘦那德性,真扛不住叶修一拳捶下去。

      听得秦著泽在旁边直想殎笑。

      貈老爷们儿跟女子骂街,只能吃亏,越吃越多。홓

      भ啪。

      田算冀回手给了大儿子一巴掌,不过,假惺惺地拍在田仕豪肩膀上,“哪儿特么轮到你说话了!滚一边子去。”

      ԧ本来是打着目的来求着叶家法外开恩,结果搞得矛춊盾升级。

      ढ़ 见秦著泽一直靠在车旁和颜悦色地抽烟,田算冀掏出短棍官厅,迈前一步,笑嘻嘻地递给秦著泽,发现掏出的烟不对,又胡乱塞回口袋,婌摸出一盒万宝路,“大侄女婿,帮忙说句话呗?仕杰经常在村子里逢人就说你是北奇镇最有本事的男人,给他一次㼓改过的机会,求您了。”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田家人会说叶家女婿好?

      쎇“改过才能自新。”秦著泽ឆ一手插在裤袋里,吸着自己的大中华,缓缓说道。

      语速不快,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

      “是我抱幻想了?”田算冀嘴角一抽,自言自语道,뗤手一抖,烟掉在地上。

      秦著쭗泽点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