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与做官都会有快感

      这段时间归家院在整个江南火唗得不得了,南胄京与苏州之间的人员往来非常密切,因此,归鿫家院发生的事仅仅不到半个月时⭫间就传到了南京,秦淮河地区的同行ꙗ自然是最早得到消息的,顾横波当然㵔不可能不知道。

      与归家院大火一⁚同传来的当然还有⣫那一批佳作,那些作品顾横波一字不落地看过,可以说每一首都堪称精⊂品,有这样高水平的作品,归家院不火才怪。

      相形之下,秦淮河上虽然生意兴隆,文人骚客也不少,但却好久都没有值得一观的作品出现了,使᜶得整个秦淮河越来越像一个纯粹的烟花柳巷。

      顾ꡙ横坩波当然不希望秦淮河就这么堕落下去,至少不希望自己的眉楼就这么㹶堕落下去,쮟所以,向归家院讨教一下魯成功的经验就成了顾横波下竿一步的打算。自己的好姐妹柳如是就是归家院的,所以顾横波这几天时常在念叨着柳如是。

      本来顾横波正打算最近就쾚南下苏州的,好巧不巧的柳如是这时候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顾横波得知柳如是到来的消息,当真是᱒十分惊喜。

      “果真是柳姐姐来了啊!真是想死妹妹了!”一见面,顾横힦波就很夸张퀻地道鐼,接到莺儿的报告后,顾横波第一时间就赶来招待贵客。

      “妹妹以前可不是这种人来疯的德ꊌ性啊!怎硫么?才不过半年就转性了?”看到顾横波夸张的表现,柳如是立刻打趣道。

      “妹妹是真的想姐̓姐嘛!没想到姐姐还笑话人家。”顾横波故作不依地撒娇道,既然有求于柳如是,当然要先尽量拉进彼此的关系。

      “妹䈰妹别这样,这还有外人在呢!姐姐倒是知道妹妹的脾性,不会笑话你,但别人会不会笑话ᷟ你姐姐可忙就不敢担保了哦,咯咯!”柳如是提醒顾横波注意形象。

      “外人?啊!”顾横波心里有事,栓眼里只看到了柳如是,⤡对于柳如是旁边的人形物姫体根本就没有在意。此刻쭹经柳如是的提醒,才发现了柳如是身边的大帅哥,随即尖芖叫了一声。完了完了,淑女的人设崩塌了,真是鬼ရ迷心窍!

      好尴尬啊!可自己作为主人,这场面也逃避不了啊!

      “顾小姐你好!墏在下陈坚,不请自来,还望綻顾小姐海涵!”陈坚及时起身化解尴尬道,刚才柳⎾如是已经给陈坚介绍过顾横휂波,뼞不然陈坚还不好称呼。

      “奴家让꜐陈公子见舮笑了!”顾横波依然有些尴尬地道。

      “顾小姐天性率真,一点都不做作,很好啊!哪嫃儿可笑了?”陈坚一本正Ľ经地胡说八道。

      “陈公子⑁真会说话,奴家在此谢过了!陈公子请坐!”顾横波谢过陈坚,请陈坚重新就座,自己也在一旁坐下。

      “柳姐姐,今天是옑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ᜡ?”顾뢼横波是主人,首先挑起话题道。

      닜 ⺒“实不相瞒,愚姐马上就要嫁人了,而且是远嫁草原駫,这辈子怕是难得回江南了,所以在离开之前来쌑跟妹냭妹道个别。”柳如是实话实说道,对顾横波这个好姐妹没什么好隐瞒的。

      “嫁䱯人?还远嫁草原?什么时候定的亲?半年前不都没有影儿的吗?”顾横波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

      “世Ԩ事难料,实괴话告诉妹妹吧,这可是皇上赐的婚,四月뺩间才接到的圣旨,九月十六就要成婚,愚姐也感到很突㽯然呢!”柳如是解释道。

      “赐婚?嫁到草原?莫不是要ᆗ和亲?大明的祖制不要༅了么?”顾横波很自然地联想。

      ያ “也不算和亲,因为并不是嫁与蒙古人。”柳如是辩解굜道。

      “咦?妹妹崈看柳姐姐似乎没有一丝不开心的样子,莫非对这门亲事一点都不抵触?”顾横波有些奇怪,因为对于未知的命运,一般人Ճ都是不可能像柳如是这么淡定的。ꢿ

      逈“刚鹊接到圣旨那会心里是有些抵触,但现在不仅◩不抵触,还觉得自己很幸运呢!”能嫁给陈坚这样的如意郎君,柳如是做梦都是笑着的傯。

      “为什么?”顾横波很好奇柳如是心态的转变。

      凡 “为什么?因为꫋愚姐对未䁡来的ĭ夫君很满意呗!”这还用解释么?᤬

      “这么说姐姐对要嫁的那个人很了解喽?”顾横波还要追问。

      “当然,因为愚姐已经见过他了。”⯊柳如是理所当然地道屾。

      “姐姐已经펒见洓过他了?他不是远骂在草原吗?”顏顾横波更奇怪了。

      㞋 “咯咯,又不是︣死人,有手有ꁮ脚的,在草䔞原就不能来江南了吗?”柳如是笑道。

      밮“哦!妹妹猜那个人一定是既年轻又长得英刭俊,而且能劳动皇上赐婚,想来地位可不低,难怪姐姐不仅不抵触,还表现出一副屿很幸福的样子。可惜妹妹无缘一见,否则也可以替姐姐≄高兴一下。”顾横波总算有点明白了,说罢还有意识地看了陈坚一眼,不삢知道比眼前的这位帅哥如何?

      “怎么就无缘了?他不是远偺在天边,近在眼前么?”柳如是说罢还一脸幸福地望了陈坚一眼,柳如是对陈坚的脾性已经相当了解,知道他不会介意被自己拿出来说事,因而在顾横㇀波这个好姐妹ᚑ面前一点也不顾忌。

      顾横波顺⸄着柳如是的目光看去,俏当然,看到的只能是陈ニ坚。

      “是他?他就是姐姐要嫁的人?”知道陈坚是与柳如是一道来的,因此也一直在猜测两人的关系,却没有任何头绪,因为柳如是这些年结识的帅哥多如牛毛,但与其餎有实质关系的几乎为零,∰这⡳个陈坚只不过比那些帅哥更帅一点而已,除此之外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没想到他愼竟然会是柳姐姐的未婚夫。如此高大英俊的男子就算只是看着也很养眼啊,难怪柳姐姐会对这门亲事很满意了。

      “没错ﶨ,可不就叚是他么?此状次离开脃之后怕是很难再回来了,所以,愚姐这次来南京除了向妹妹道别之外,还想在南京好好的游餏玩一番,尽量留下一点回忆吧!”柳如是确实是这ᮙ么想的,毕竟这一去就是上千里之遥,想再回江南真的是太难了,留下更多的美好回忆也是应有之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