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苹果下载

      林末▸骑着马回家。

       等到挋回家时,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原本想找林父谈谈,可从林母那得知,下午林末前脚汗刚走,后脚林父也跟着离꽖去,到现在都没回来,只得作罢。

      就着剩饭剩菜,简单热了一下便将晚饭对付了过去。

      ૸ 照例练拳练到深夜,不知是不是今彠天经历的事情太多,没练ꦽ到多久,【灵猴拳术】数值跳到97℅就只觉困意来袭,褫匆匆打了桶水,冲洗了下就倒床睡去。

      第二天一早,依旧去许氏药馆上早课。

      一个月鈙时间转眼间就快过去,学徒之间弥漫了种懈怠的氛围。

      已经达到要求的松了口气,不自觉放慢了节奏,毕竟这个月吃了太多的苦;而没达鴦到要求的更有股子破罐子破摔的味道,接受现实般,形式上依旧在认真,可往往打了一通拳就坐在一旁吹半天牛。

      “嘭,嘭,嘭。”

      场子念角落处,林末在与李元则对练,主要是李元则攻,林末守。

      딍 林末壮硕的身子看似笨重,却灵敏异常,如猴子般左右横跳,或跳跃,或翻腾,面对李元则疾风骤雨的攻势,竟显得鎸出奇写意。

      긳 而当感觉到李元则拳出声响,劲力整合后,便没有躲闪,直接硬接,或手臂上옔撩下摆格开,或直接凭借结实的肌肉硬接。

      慢慢地,李元则进入感觉,竟直接一连十几拳皆拳出声响,噗噗的声响低䭄沉震耳,伴着拳拳到肉的啪啪声,一苹时竟吸引了在场大多数目光。

      “轰!”

      李讙元则丹田沉气,脚步微错,脊椎瞬间发力,拳头从肋间以一个难以捉摸的方向骤然发力,朝鄈林末左肋打去,可下ﭩ一刻,一张蒲扇大的手掌出现,直接将整个拳头包瀪住。

      劲道如泥牛入海。 䉄

      “不打了,不打了!”

      李元则只觉有力无处使,憋屈至极。

      这种感觉就像去满春院玩耍,明明感觉很棒,十八般武艺尽皆施展,简直突破极限,姑娘直接评价一句,

      ㄲ“就这?我觉得一般。”

      心里的苦闷只有自己知道。

      “我不相信你的实力还只是六响,你之前藏拙了?”

      李元则从怀里掏뵆出精油,倒在掌心中,一边涂抹手腕,脚踝关节处,一边问道。

      涂及完后顺势扔给林ɸ末。

      ඟ 林末一把接住,同样开始涂抹,也没隐瞒,闷闷地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李元则赞赏地看着林末。

      他能理解林末之前为什么隐藏实ⵠ力。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并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宓 每批学徒,无论是识药课还是武行课表现好的,不乏直接被青衫药师看中,被收为弟子。

      而这种的柔性选拔,想要脱颖ጭ而出,可操控空间就很劶大,不少想都想不到漮的盘外招使出来都不稀奇。 碷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李元则自然知道林末的基本情况。

      父母只是普通人,城外之前干着脑袋栓裤腰带的苦命活,家里还有个大两岁的姐姐,还不足十岁஝的弟弟,论家境可以说是他们这群学ጮ徒里最差峗的。

      这种条件下出于믬保护自身,隐藏实力䞎自然可以理解,至于为什么现在显露,待会就要直接武行评判,明天进山采药试炼,丑姑긛娘都要见公婆了,哪还能遮遮掩掩?

       “不过你小子力气蓘是真的大,这副身子骨,一般人还真比不了。”

      李琜元则回想起方才拳头打在林末身上时的感觉,自己已经劲力整合,算得上全力以赴,结果却丝毫撼动不了林末的虓身子。

      这等体质,真是骇人,而且战斗意识还极强,曊几乎都能抓住自己进攻时的间隙,真要是两人搏命,那䗽不得是彻彻底底的虐杀?

      뫨 李元则有些难以接受。

      Վ林末擦涂完精油,将瓶子还给李元䤜则,开始有节奏地按摸着肌肉。

      他ἇ自然不可ᇖ能全휃力以誢赴,李元则充其量也不过0.9个邓真,即使不劲力整合,气力圆满,施展灵猴拳ṛ发力方式,光凭本身力气都能一下将其捏死,拿什么玩?蹆

      方才也只是活动活动筋骨,练一下最后差的熟练度,顺便给李元则喂喂招納罢了。

      “对了,明天识药课确定了去山里了?”林末随口问道。

      宧 “嗯,听我父힠亲说已经确定了,如果效果好,甚至今后识药课评判都会延续这种模式᯻,他们将之称作实习。”

      李元则左右看了看,低声解释陝道,“山里药田人手很不足,据说好像诞生了兽王,山兽混乱,不少采药人都因此受伤,派譽我们去,既有选拔测验的意思,也有减缓人手的目的。”鐞

      “山兽?大概什么콂实力的样子?”

      林末来了兴趣,问道。

      “大龙山背靠泰淮山脉,地大物博,兽类自然有强有弱,珍禽异兽可能都不瀜少,弱的普通人手持利器ῆ,经롧过训练都能对付,强的甚至馆디里的青衫药师都不敢撄锋。”

      “不过我们分配的药田,异兽肯定经过了清剿,不用ꆳ担心这些。”李元则宽慰道。

      “你放心,我们就走个过ᑺ场,į据我所知,待会武行评判时过了四响的人,只要明天不是站那些老师傅头上拉屎撒尿,护道堂都是会收的。”李元则拍了拍林末的肩膀,难得打趣道。

      “希望如此吧。”林末点头。

      ᮶ 护道堂是许氏药馆武道精华之处,不仅坐镇有多位沸血境青衫药师,堂主,副堂主更是突覯破肉身境첫的立命武人。

      进入后资源充足供给不说,多种武学敞开供应,每月还能得到不ㅔ菲的月供。

      听㔃人说月供之高,足以支持一家三口口粮,甚至有余钱去满春院潇洒。

      可以说进入护道堂,在宁阳便已经算实现了财务自由。

      “对了,末子,你ș要老婆不要?”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李元则忽然道。

      林末一怔,没想到᳚为什么李元则会这样问。

      瞵 “武道不是光靠天赋,努力就能修成的,更多时候,修武也是修钱。”෿李元则解释道,“我有一发小,今年年方二十一,虽然大是大了些,但家底殷实,有两家老字号药馆,而习武恰好需要不菲的资产,通筋境还成,等炼骨境,淬骨需要的时间和资源更是海量。”

      林末不知道说什么,心中滋味难明,前世恋爱也没谈过,更何谈结婚了,想了想,推脱道,

      “还是算了,我还小,暂时没有这成婚的打算。”

      李元则幽幽道,“女大三抱金砖,你这直接抱将近六块金砖还不乐意?”

      “我来约,不禄管成不成,我建议你去试一试,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说罢便站起来踢了踢腿,做了两个拉伸动作,开始捡起地上的石锤,锻炼起力量。

      떰 林末摇头苦笑,也收敛俿心神,开始继续打起灵猴拳,感受着大筋慢慢拉穮扯,延伸,一遍一遍完成着动作,准备进뵾行最后的突破。

      时间慢慢流逝,没一会就中午了뜬,不少人成群结队去干饭,林末谢绝了一些邀请,准备回家⒳看看。

      新家离许氏药馆并不远,毕竟都在南大街上,走十来分钟就到了,令林末失써望的是林父还是没回来。

      草草吃过饭,逗弄了一下小弟林殊,睡了一个午觉,按着时间Ꮣ,林末便又回到药馆。

      下午进行武行评判,所有人来的都比以往早,林末提前了大概五分钟,可饶是如此,依然是最后几个到的。

      后院里,此时大伙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兴高采烈地说什么。

      뿛 林末有些好奇,正好看见沈彻这家伙在人群中间,唾沫星子乱溅듓,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他凑☩过去,只听见:

      “我就想问凭什么?这种人算男人?真就没一点骨气呗?真就喜欢走后门吃软饭?我沈彻第一个看不起他!”

      “不会真有人喜欢天天逛花楼的人吧?图他舌头好还是老实人好接盘?不会吧,不会吧。”

      阋“嘿꯫,你们说,到时候这家伙做那玩意的时候,会不会是男下女上的姿势,嘿嘿,真丢人啊,你们说是不?”

      仔细听了一쵞下才总结出事情原由。

      㙚原来有消息灵通的人不知从哪得知,被誉为他们这批人中天赋最好的宋明羽直接内定进ℰ护道堂了,甚至还是拜副堂主,人称冷面狂刀的左设为师。

      而⧛原由很简单,因为其被左设的独女给相中,还他娘的是去满春院喝花酒的路上被相中。

      ᨝ “其实我胃也不好,如果谁有资源,务必给我介绍,我也不踴挑,胖的老的都行。”有人低声说道,语气里满是羡慕。

      芛 “我倒不是想吃软饭,只是单纯的舌㪋头好,而且接不接盘无所谓,主要是我喜欢小孩子。”有人弱弱道,“而且其实男下女上也挺爽...”

      帟 “我听人说,宋明羽前晚住进了左堂主家,今天传来消息,其通筋圆满了,拳出十二响。”

      众人一下子沉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