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成人视频

      天色已经向昏。

      㬳朱天赐回头看了看,路上不多痱的几个行人车马远远地就停下,向这里张望。

      山里黑得早,这个时候大多都뷻不会再赶路,前㺗面就是盟城,这几波人应该是归客。 ﱈ

      塈 朱天赐跳下马,向前走了几步,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少年恶狠狠地道:“你师父害死我师父,我垖溪山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必须好好教训鬕你一下。” 型

      朱天赐笑道:“有本事你去找我师父报仇,你来找我作什么?”

       溪山噎了一下,强辞夺理:“我是我师父的弟子,当然要找你师父的徒弟报仇!”

      朱天赐也不争辨:“你准曏备怎么教训我?”

      “我要好好揍你一顿!”

      “那你来吧。”

      쪣“臭小子你别躲。”

      “我不躲。”

      溪山冲了过来,另两人对视一眼,眉宇间显出忧虑,同时上前一大步。

      轮开拳头,溪山对着朱天赐的脑袋击了过来,突然他捂着肚子倒飞了回去,“啊”的一惨叫。

      他气急败坏地叫道ᒚ:“混蛋,又偷袭!你俩帮我按住他!”

      另两人却看出来了,论武艺溪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如果不是人家留情,只怕早已经手断脚断了。

      两人同时将食中二指指向眉心,准备发动法术。

      朱天赐见过这种起手式,这两个外门弟子竟然会丹清门法术!

      䌽 늫他不知他们会什么法术,哪容他们施展,立即发动电闪术웘。娻

      薦 两人身子顿时一麻,法术被打断,然后一个人影飞过来,两人也倒飞了出去。

      溪山恐惧地叫道:“你干什么,别过来!”

      朱天赐已经闪到他身边,一个耳光重重抽过去:“没本事就别逞能!再来找麻烦忴,我废了你们,说到做到。”

      这时,另外两个男子之中年龄略大的一䮏个脸上显出紕激忿之色,他是下次大比被看好的其中之⒲中,进修炼界这些年从没受过如此大的羞辱,就算之前也是一方豪杰,他再度把手指指向眉心。

      朱天赐突然回头,发动灵眼,再次施展㫦电闪术。

      ᆬ那男子小腹突然炸开一朵血花٠!

      精气反噬,那人昏了过去。

      旁边那男子不由自主浑身发抖,他的同伙地丹田被破,已经彻底ᤨ废了。

      他刚才也想反꛵击,㝠只是决心不够,不然,也会是这样的下䊚场。

      他们不该管这种闲事,惹到了绝对不该惹的人。

      就为了几枚精石,不值!

      溪山的左脸肿了起来,目中更中充满惊恐之色:“你,你放过我吧,是有人怂恿我这么做的。”

      “怂恿?”

      의 朱天赐略怔了一下,却并不追问,深究下去未必㳹就什澯么好处,但有些人在暗处搞小动作,须要堤防。

      竴 既然已经震住了场子,没必要再纠缠下去,夜长梦多,还是尽早回盟城为妙。

      他不理会三人,上马径直远去。

      他不必担心此事会造成多大的后果,没人会为一个外门弟子的被废鸣冤,就算这个人曾经被看好,但废了以后就一文不值。

      如果是内门弟子,他可不敢下这样的重手。

      一路再无阻拦,回到千惠丹坊。

      朱天赐立即让훻韦羽到杂货店购买大量的玉瓶,玉瓶不值钱,一两银子一个,一枚精石能买上千个。駕

      等韦羽回来,让其将丹清门的丹药中分成色装入玉瓶,朱天赐则抓着一把挑出来的真正的废丹回到自己⋶的房间修炼。

      为了应对眸暗处之人进一步行动,保证以后的安全,他必须不停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第二天,他来到品丹室,对分好的丹药进行测评。

      为了防止韦羽留意到ꤕ他天眼的规律,才特意设置了品丹室。

      其实,经过这两年对丹药的逸品鉴,朱天赐早就掌䕆握了一些规律,首先从颜色上区别劣丹的基本性能,劣丹大多是炼ᱷ丹时灵草配比不平衡造成的,某种灵草偏多或偏少会形쌕成Ҟ不同的颜色,炼丹火候不足则颜色不均,‐而火候过度则颜色发乌,废丹则发黑。

      其次,从丹药的致密程度也能简单地区分丹药的成色,正品丹药细密圆润,从灵草史中炼制出的成份充分混合,而次丹则因为炼丹时掌握不好,造成各种程度的不均。

      这些知识其实那些市场老行家都知道,并以此作为次丹和劣丹的定价基础。

      但这些还不够。

      致密程度和光泽只能大概璓区别次丹的成色,颜色大概辨别劣丹的副作턫用,但筃劣丹的毒性却难以用这种方法识别。

      鐵劣丹的毒性不是ꄬ因为灵草的配比,而是因为投入灵草的时机掌握不好,某几뭟种灵草起了异常反应所致,用外观是很难看出来的,但用灵眼却ꗮ能看챐出其中的部分精气杂乱。

      服食这样的丹药,也会造成身体内精气的不协调,并引起各种不适反应,甚至后果会非常严重,所以才称作劣丹的毒性。

      如果事先得知劣丹的毒性,就可以一边服食丹药,一边化解,花较少的精石,就能达到较好的修炼效果。

      这是千惠丹坊最吸引买家的地方。

      韦羽已经按颜色和ꊗ光泽等把丹药大概分开,他用灵眼快速扫过,然后按毒性分组即可。

      丹清门的劣丹更容易一些,似乎丹师就那鮟么几个,失误的手法相似,就那么几种,只需分成几组ʑ。

      朱天赐分一次䁪组,继续修炼。

      每过半天,他只需把分好组的丹药交给韦羽,说明一下丹药的类型,剩下的全都交给韦羽处理。

      为了尽快把丹药㫢卖掉,把资金收回来,朱天赐采取价格向下取整的办法,以ᛸ往零捕头都用金银计算,现在只收精石,吾除了䃯成色较好的,精元丹几乎全部两精石一枚,ᘰ既便宜又方便,韦羽的工作量也大大减少。

      这一批一大口袋丹药五千多枚,仅鈩有一千多枚是废丹,倒有近四千枚是큏劣丹,只要出货就被抢购一空,其中大半⪸倒是被市场䳋老行家买走。

      有少量高级丹药,元气丹,更是供氰不应求,就算把价格提高到䜭次丹的程度,也是几乎뱭一出货就立即被人买走ශ。

      丹清门元气丹正品一百枚精石,比玄天派的补元丹效果更好一些,但丹坊店往往有价无货役,这类丹药大都是各门派中层战力修炼用的,因为灵草的培育时间较长,炼丹也较难,根本满足不了修炼需求,丹清门和玄天派一般只对内供应,符金门需要用法汰器来换,仙剑派则需要用高石级兵器来换。

      高级修者化解异常精气的能力较强ຎ,一旦得知丹药的毒性性质,即可放心大胆服用,所以元气劣丹才会如此紧俏,也让朱天赐大赚一回。

      统计了一下俯,这一批丹药除了剩余千枚废丹,两个多月,一共卖了一万三千多精石,净赚一万精石!

      暴利!

      朱天赐给韦羽发了五♩百精石的奖金,韦羽팀欢喜地购买了他心仪已久的基本功法、御剑术和一囯柄灵剑。

      朱天赐则把风雷门中级法术雷击术买了回来。

      雷击术威力更大,但需要的精气也更多,而且绝大部分都是뻜运转体内的精气,能发能收,朱天赐仅是初级修者,仍在淬体阶段,连精气都没有积存,根本无法催动雷击术。

      冎 这也让朱天赐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实力程度,在低级修者中还可以蹦跶蹦跶,却肯定不是中级修者的对手。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

      第二天,朱天赐带了八千三百精石,准备买两大口袋废丹,并特意准备了一些灵果,前往丹清山。

      这一次,他刚到山门,净元就到了。

      “师兄,我顺路带了些灵果,希望你们喜欢。”朱天赐双手把提前准备好的精石皮袋奉上:“这是上次的货款。”

      净元伸手接过,淡然道:“灵果可以收下,但废丹已经没了。”

       “为什么ﺡ?”朱天赐大吃一惊:“为什么,您上次㓲不是说还有不少了么?”

      “你这小本买卖什么时候能弄完,人家几天前一次全买走了,我也图个清净。”

      䩊 “啊?”

      朱天赐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丹ॆ清山,一路任由马儿悠闲დ地回返。

      肯定是有人眼红他的生意,釜底抽薪截走શ了他쵰的货源。

      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只能想其他办法。

      猋 再到市场上收货?

      那点小打小闹实在已经看不上眼,何况现在市场上基本都是他自己的货,再收回来根本无利可图。

      怎么办?

      关门大吉?

      不,绝不!朱天赐咬牙,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

      ⲧ 他有着天生的毅力和韧性。

      必须另想办法。

      思前想后,琢磨了一路,当天渐渐黯淡下来,他才逐渐理顺了思路:要想继续开丹坊,必须自己炼蜨丹!

      他对㻡丹药的各种性能已经非常熟悉,灵草市场上也㭗充足,欠缺的就是炼丹的技术和工具,有精石这些샡都可以买。

      炼丹术再贵也要买!

      这不仅对他现在的풿买卖⭍生死攸关,还涉及到将来的修炼。

      打好基础之后,必然要用丹药来修炼,仅靠废丹和精石不行,将榯来还要用高级丹药来Ổ提升实力,而高级丹药无处可买,只닒能自己想办法炼制。

       朱天赐下了퀝决心,这时才发现天色已晚,而他的行程只走了三分之二,离盟城还远。

      坏了,他立即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现在他身怀六千精石,对一些人来说,这已经是天文数字,足够用搏命来冒险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