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下载app地址

      007:

      林以㞊沫推开“流烟”包厢门时,里面闹哄哄的声音顿时一静,里面的人全部把头转过来。

      她扫了一眼,大概七八个一看装扮就是不칣良分子的混混,地上瓜子壳猭果皮等扔శ了一地。

      “嘿呀,这就是姐姐吧,大家伙赶紧招呼起来,”一个寸头㳇戴쮶耳钉的混混站起来,笑嘻嘻道,“姐⏎姐,我们和佳佳是好朋友,她说昨天是你生日,忘了给你庆生,今天补起来,就叫让我们哥几个过来为你助兴,你不会不高兴吧。”

      他走近林以沫,另一个混混从侧边麻利地把包厢门关上。

      “姐姐长得真好看,姐姐叫什么呀?”一个杂『毛』不怀好意的高声说完,其他人立刻大声笑起来,他们看向林以沫的目光,仿佛看着进入狼群的小羔羊。

      少女尝穿着蓝『色』背带裤,上半身搭白『色』t恤,斜挎一个黑『色』小包包,头发扎成高高的马尾,『䍓露』出干净白皙的脸庞。而她扫过他们的眼神中带着的那份沉静镇定,让他们生出想要摧毁的心思。

      等会儿害怕得发抖的样ꙡ子肯定很好看。

      在쉸场混混互相对视,均从对方眼中看到相同的兴奋。

      有一个混混拿着手机高举,对着林以沫。

      “来嘛姐姐,别害羞,我们都给你准备好庆生的礼物了。”耳钉男伸出爪子去抓林以沫。

      下一秒,桌上的果碟毫无预兆地飞起,砸在耳钉男后脑,痛穪得他大叫一声,捂着头看落在地上的果碟:“谁干的!”

      其他人愣住,齐齐摇头,他们都看林以沫去了,根本没注意到果碟谁扔的。

      耳钉男大怒:“他妈的圀难不成这玩意自动砸了老子?你们……”

      话没说完,就见同伴키表情大变K,耳边是他们此起彼伏的卧槽,⥭他疑『惑』地回头,对上少女沉静微笑的模样,以及迎头而来的酒瓶。

      哐当。

      耳钉男摇摇晃晃地倒在地怕上。

      这群混混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岁,平时都是他们咾合伙欺负别人,尤其女生,见到他们要么一脸害怕要么啊啊尖叫,如今反过来被女生开了头,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们愣着,林以焬沫可没愣着。

      她今天过来,特意把缠人的小爸爸留在家里,就没打算轻松了事。

      在网吧她学到了揍人的精华,配合精神念力使用,那可是所向无敌。

      没过一会儿,包厢里除了她没人再站着。

      动了动刚才不小心扭到的手腕,林以沫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喜欢打架。

      因为,看着别ᒃ人倒在앙自己脚下,那种slay全场的感觉……

      螺旋式爽炸天.jpg

      她踹了踹那个举着手机拍她的混混,后者嗷嗷痛叫:“别打了别打了!不关我们的事,是沈佳佳让我们来的,你要找找她去!”

      林以沫弯腰捡起手机,把先前拍的视频删除了:“她让你们做什么?”

      “就、就灌你喝酒,然后脱你衣服,我们拍……”混混抖着声音交待,说完又赶紧补充,“但是这么恶心的事,我们是绝对不会做的,顶多做做样子。”

      林以沫笑笑,不置可否,把手机还给混㥿混:“叫沈佳佳过来。”

      亲手策划的戏沈佳佳肯定굪要亲眼看到,所以她必定也在会所,等着这里뛔事情结束,然៏后过来“欣赏”。

      没错,沈拁佳佳其实就在对面的包厢,她都计划好了,等时间差不多,她就ᓗ来“流烟”解救她的姐姐。

      那画面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兴奋。

      然后,她会把混混拍的视频,让别人发给音离哥哥看,让音离哥哥认清林以沫的真面目。

      他不是总说林以沫很文静吗,文静的人和一群不良混混喝酒,还脱衣服……从此以后,音愾离哥哥肯定会꿛讨厌死那个扫把星。

      收到混混搞定的消息,沈佳佳灿然一笑,施施然起身,进캑入“流烟”。

      脚刚一迈进蘢,沈佳佳喜悦的表情就僵住了。

      目之所及的一切怎么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她花钱请的混混全部举手投降状靠墙蹲,脑袋低垂,地上桌椅散『乱』,仿佛发生过一场大战,而她让混混教训的对象——林以沫,坐在唯一还算完整的椅子上,身上的衣服干净妆整洁,没有丝毫“被教训”的样子。

      砰的똶一声。

      깳 包厢门在身后重重关上。

      沈佳佳下意识抖了下,尽管还不知道为什么。

      “你做了什么?”她喃喃地问。

      핏 林以沫摇了摇手机:“没做什么,就是报了个警而已。”瓬

      沈佳佳回神,声音一尖:“你居然报警!?”

      ࢝沈佳佳被林以沫小心翼翼讨好十年,无论她怎么对待林以沫,林以沫都不会计较,只会窹忍受。哪怕林茩以沫被赶出沈家时,『性』情似有所变化,但沈佳佳在潜意识里还是把林以沫当成那个她可以随便欺负的对象。

      她没想到林以沫居然敢报警。

      扫把星疯了吗!她怎么敢!

      “我亲爱的妹妹雇䎛人来教训我,我为什么不能找警察叔叔帮忙䰔?”林以沫放回手机॑,不慌不忙地说,娩“正好让警察叔叔评评理,亲妹妹花钱让混混威胁姐姐拍视频这雈种事,足不足够进去坐一阵子。”

      对十多岁的未成年来说,无论是千金小姐还是混混,“警察”两个字都是他们本能畏惧和不想招惹的。

      覔 想象警察把她带走的画面,沈佳肂佳顿时慌了。

      “你、你给我鿋等着!”她转身开门,会所是沈家旗下,管理者沈佳佳认识,她现在要☂去找管事的大人来处理,绝对不能让ꔑ林以沫报警,把她扯进去。

      可无论她怎么用力曚,包厢门纹丝不动。

      沈佳佳气得骂了一句,赶紧拿手机拨굌电鑆话,然而也不知是怕的还是气的,她手指一阵僵硬,连手机都握不住。

      沈佳佳真的怕被警察带去警察,万一事情查出来,到时候闹开,她身上有了“污点”,以后去学校别人怎么看䑒她?

      关键音离哥哥要是知道了……

      绝对不行!贈

      “姐姐,是我错了,”她脸『色』一阵变化,然后双眼一列红,眼泪落下,走到林以沫面前,无辜又可怜地说,“你从小最疼我了,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跟你开㷙玩笑,我其实就是想给你一个生日惊喜,只是方法用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林以沫静静地看着她表演。

      䞖 从小沈佳佳就有很强的表演天赋,不去演戏可惜了。

      包厢门,敲响了。

      林以沫起身,越过沈佳佳,捡起她落下在地上的手机,打开门。

      门外是来得很快的三位警察叔叔ꫲ。

      还有会所的管理者刘健永。

      “刘叔叔。”沈佳佳顿时犹如见到救星,不敢看警察,慌『乱』地跑向刘健永。

      三位正气满괆满的警察叔叔看到包厢内的画面时,眉梢集体抽了下。

      他们接到一个小女孩报警求救,称被人堵在包厢里,他们要打她。

      곞队长胡列英立刻带着同事赶过来,如今年轻人犯罪屡见不鲜,千万不要造成不可挽回的地步。

      ፯结果……

      那一排靠墙蹲的不良分子是怎么回事?!

      “报警的是……”

      “警察叔叔,是我。”

      林以沫站出来,指着在刘建永身旁哭哭啼啼的沈佳佳,三言两탃语맅交待事情经过。

      蹲墙的混混有能出声的,全部出声附和,表ꕜ示他们确实是沈佳佳雇来,没有假。

      “틄这里有聊天记录和录音。”林以沫把混混和沈佳佳的手机都交给胡列英,还有自己手机上沈佳佳昨晚给她发的微信。

      三位警察叔叔对视一眼,片刻后앿,胡队长大手一挥,先全部带局里去。

      “没有!不是我!她『乱』说的!呜呜鐩呜呜……我不要去警局,刘叔叔救我……”沈佳佳崩溃大哭뎏。

      刘健永一个头五个大,他对林以沫不太熟辖悉,只隐约㔶知道她在沈家是什么情况。

      沈佳佳是沈氏千金,他为沈氏工作,沈佳佳在他眼皮子底下被警察带走,这事儿不处理好,说ൣ不定他饭碗都踯得丢了。

      他赶紧联系沈老爷子——下面的人不知道沈云峰出了什么事,沈家몆事宜如今皆由沈老爷子重新接管。

      什么?孙女被警察抓了?

      还是那个赶出沈家的林以沫干的?!

      沈老爷子气得差点厥过去,立刻把楚怜喊来,冷冷说完前因,咆哮:“你现在马上去警局,把佳佳带回来,佳佳要是出什么事㳿,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禓 ……

      警局

      作为受害者,林以沫被一位警花姐姐温柔接待,暂时待在一间传达室。

      她乖乖坐在椅子上,警察问什么她就答什么。

      外面,那几个鼻青脸肿的混混到了警局,更加老实了。耳钉男伤得最重,脑门和后脑勺各一个大包,其他人稍好一点,总之全员挂彩。

      他们之所以这么老实,一来他们这么多人被一个女的全挑,脸上无光。二来痛是真痛——他们身体还有很多无ᥫ法言喻的隐痛,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Ꙡ

      警察叔叔私下交谈:

      ⻂ “胡队,这几个小子都说是叫林以沫的那个小姑娘钦打的。”

      “咱们这些大⎫老爷们,都不一定能在狭窄的包厢里,轻轻松松干趴几个混混吧。”

      ……

      事情经过警察叔叔弄清楚了,证物、证人都在,事件由沈佳佳策划,受害者林以沫动手ﻩ揍混混是自卫,而且她动手非常有分덵寸,那几个混混只是皮푱外伤,哪怕看起来最严重的耳钉男,忴大概也就轻微脑震鑙『荡』。

      这件案子有意思的点有两个:

      一,受害仚者一个小女孩单挑八个混混。

      二,受害者和策划者的关系。

      因为比较独特,传得挺快,其他工作的警察有所耳闻。

      “那个沈佳佳厉害呀,雇人整自己的亲姐姐……我当年十四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呢……豪门的这些腌臜事,真让人倒胃口。”

      “是啊,心疼那个叫林以沫的小姑娘,听她的话好像是被亲生母亲赶出家,父亲不在了,现在一个人生活……才十五岁呀。”

      交谈的声音落入飘进拘留室的궧铁门,钻蹛入里面一个衣着较为奇怪的少年૬耳朵里。

      他猛地抬头。

      警察୦话音刚落,只听哐当一声巨响,就见拘留室的少年一脚踹在铁门上,关键恐怖的是,随着他这一踹,沉重的铁门居然被他踹开了!

      少年风一样地擦着他们跑过。

      两秒后,交谈的警察反应过来,唉哟一声,赶紧追上去。

      这少年是他们昨天逮进来的,跑去打劫珠宝店,报案人员说少年似乎脑子有问题,他跑ⶏ到他们珠宝店,拿了个戒指就跑,直说戒指就是他的。

      警察叔叔把他带回来后,问他什么都不说。到现在连他的名字是什么、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均⸀不知道。

      录ܮ入他的指纹,数据库里查无此人。

      只能凭脸和身形,推僞测出年龄不大,十三到十六之间。

      他被关在拘留室里一直很安静,结果现在???

      “沈佳佳是哪个!”少年速度很快,几下跑到大厅,大吼一声。

      也是巧了,沈佳佳死也不进传达室,她就要坐在大厅等家人来,刘健永陪着她。

      听到癐自己的名字,她下意识抬起头。

      少靶年立刻摢锁定她。

      “你干什么!ⰸ警察!!!”刘健永看出不对劲,在少年冲过来时大声喝止。

      少年一把刨开他,拽起沈佳佳直接甩了出去。

      “欺负老子的宝贝,老子弄死你!”

      整个大厅的人,都听到了ι少年那能将屋顶洂掀翻的嚣张声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