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浴场猎艳h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声音,是如此的令人内心平静。

      打开车窗,感受着春日阳光荄送进䦽来的微风,森林清쌃新的香气一㹩下便灌入车内,将↴内部的浑浊一扫而空。

      ✎ 她伸手,停下了手机싧中的音乐,只是希望享受着纯天然的声音。

      “小弦,把窗户关上。你不知道你母亲感冒了吗?”

      坐在前座的男人传来令人厌恶的声音,让她皱起眉头。

      但她没有ࠑ动,而是装作听不见膒,重新打开了音乐,手肘靠在车窗边缘,自顾自享受着。

      “黎弦!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把你该死的音乐关了!要不然就给你顺窗户扔了!”

      黎弦被吓了一跳,她不满地摘下耳机。

      她随刚想要说些什么,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便开口了。

      “随她去吧。这天也不冷,呼吸点新鲜空气。”

      女人的声音中透着讨好和懦弱。

      黎弦嘁了一声,“真想不通,宁可感冒也要来ˣ这种穷乡僻壤。非要遭这罪,何苦呢?”

      “你说什么?你母亲可是为你才来这种地方的!你这小畜生,懂不懂什么叫感恩?”男子吼道。

      踲 “我又没让你们带我来!”黎弦说道,“什么灵媒……这东西有个屁用。你们把我生下来就注定我是个废物,还找什么办法?还不如多抽点੆时间,陪陪你那个天才宝贝儿子。”

      男子咬牙说道,“那是你弟弟!如果不是在高速公路,我真想下去抽你一巴掌。”

      “不用等,现在뗄停车也行。这种鬼地方,除了你们,还有谁会来。”

      “你……”

      “好了,你뙏们两个!都给我住嘴!”女人厉声开口道。

      黎弦冷笑一声,然后又将耳机戴上,嘴里☘还故狷意哼起了小调。

      男子瞪了一眼女人,“就你给惯的!”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黎弦盯着窗外,目睹了一次不怎么完美的日落。

      随后是窗⌹外繁星烁烁,温度也冷了下来,甚至还有几个飞虫卷了进来。这次就算是黎弦也受不了,将窗户关了起ሁ来。 鹛

      没有多久,他们就来到了一个小村庄。

      肧 这个村庄又破又小,道路坑洼不平,甚至没有铺设磁悬૱浮道路,他们不得不将车停到了路口,然后用双腿顺着山坡走了下去。

      “简直就像是电簋影里五十年前的破村庄,这里说不定是世外桃源呢,在大劫难之下,完好存活下来的古董货。ଢ଼”

      黎弦用手机照亮前方的道路。

      “胡说什么。闭嘴。”黎母呵斥道。

      黎弦有些不满地闭上了嘴,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

      她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大劫难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不能轻易触碰的话题。

      这个是整个人类的伤痛。

      虽然村庄很小,但是家家户户都亮着灯光,临近一看,还真的没有黎弦想象中的跟茅屋一样那么糟糕,红砖瓦房,还算是能够看得下去。

      黎父一伸手,一道半透明的蓝色荧幕立在他的手上,那荧幕大约是手机大小。

      上面映着几个字,是他们这次要找人的地址。

      黎弦撇了一眼,虽然很短暙,但那眼神之中,也闪过了一丝艳羡。

      她没有,连最基本的【空】都没有。

      一想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要活得像个低等人,她就有种窒息感。

      但是尽管如此……

      祖灵巫术会?

      开什么玩笑?

      “就是这里了。”黎父指着面前的一个仓库。

      依稀有昏黄的灯光从仓库上面的窗户透出来,透过半掩的缝隙,能够看见里面有一些人聚集在一起,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音,这种神秘氛围,黎弦只觉得反N感。

      就是一群迷信的家伙。

      “进去ꃢ之后一定要礼貌一些。”黎父嘱咐道。

      “小弦,这次就听一次你➀爸的话。”黎母恳求的语气。

      盯“好……”黎弦拉着长音回应。

      他们几个人进去的时候,跟守门的人打了声招呼,就顺着边缘走了进去。

      黎弦看见数十个人坐成圆形,中间盘腿坐着一个衣着古怪的老婆婆。

      ㈝ 她看上去少说也有七八十了,而这身衣服,更是跟黎弦印象中的神婆没有什么区别。

      这让黎弦更加认定对方是骗子了。

      읭㮧 “如果他们要让交钱,咱们就说没有。”黎弦低声说道。

      黎母打了一下黎弦的胳膊,“不能不尊敬。莫神婆可是灵魂之石的拥有者,她肯定能够办到的。”

      黎弦没有说话,但表情满是不屑。

      楟十个神婆,賝九个규说自己是灵魂之石,还有一个说自己是亡者之石。

      ਤ愚者之石的泛滥,反倒让这群家伙活了起来。

      若是说以前还能用迷信来告诫自己,但是现在……

      愚者之石,是科学啊。

      “孩子,过来。”

      莫神婆抬头,用手招了招他们。

      黎鿮弦有搥些排斥,但还㪀是被母亲拽着过去了賒。

      一靠近,黎母就迫不及待地将黎弦的事情一说。

      黎弦已经三年没有检测出任何合适的愚者之石,而一般来说,像她这样的,䫼有九成的概率在今后的检测中,也不会成为适配者。

      所以他们必须另想办法。

      黎母不知道从哪位家长或者亲戚的口中得到了这样的消息,有这样一个祖灵巫术会,能够请先祖的灵魂上身。

      而如果先祖是有成为适配者的体质,那么被附身的人也会拥有这样的体げ质。

      莫神婆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着黎弦,看的她有些心慌。 味 壔

      半晌,莫神婆才说道,“可以。但招来的祖灵,可能愿意帮助,也可能会是邪恶的。这点你们可要想好。”

      这是一次危险的尝试。

      “不会的。我们已经查过了。我们祖上都是个顶个的好人。”黎父说道。

      “不只是你。她的呢。”莫神婆看向黎母。

      “都查了。都是老实巴交的本分人。”黎母连忙说道。

       “我这边也是有条件央的。”莫神婆重新将目光看向黎弦,“如果失败,你们就不要纠结,顺其自然。如果鉙成功……必须加入祖灵巫术会。”

      黎弦的父母皆是一愣,他们在来之前,可没有这菜个条件。

      两人看向周围围坐的人,才发现他们个个面无表情,眼神阴ሰ沉,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们。

      ——是谁?有人在呼唤我?

      蛭 一双眼睛在虚空的沉睡中缓缓睁开。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声音,是如此的令人内心不安。

      뽳他们的车被黑暗笼罩,仅仅靠着车灯行驶。但是灯光却衬的两旁连绵的山更加阴暗,就像是潜伏在恐惧之똜中的怪物,随时都会偷袭。

      黎弦就算带着耳机,也依旧无法将心中的恐慌平静下来。

      忽然间,黎母指着前方,似乎在说什椀么,紧跟着车的速度便降了下来。

      黎弦摘下耳机,看过去,发现在不远处有两个人影,他们在挥手,示意车停下来。似乎是想要籯搭顺╃风车。

      可是等到车开近,发现是两个男人,黎父毫不犹豫一个加速开了过去。

      这种荒郊野岭,两个男人想要搭顺风车?

      除非他这辆车里面的不是媳妇和女儿,而是两个身强力壮的警察,他才敢停下来。

      这样的小插曲谁都没有在意,而后来黎弦就听见自己的父母开始说起那个莫神婆的事情。

       “我就说他们是骗人的了。”黎弦哕了一声,“现在۷想起来都感觉反胃。”

      在那莫神婆಩提出条件之后,父母本想离开,但是黎弦的犟劲上来了。

      不让做什么,就非要做。一定要逆着他们的。就说,好啊,那就试试看。

      不过说不好,她自己也是有所期盼的。

      莫神婆拉着黎弦的手,口中念着不知道哪个地方的方言,然后用自己和她的鲜血调了一碗,让黎弦喝下去。

      她本来是不想喝的,但是那神婆的动作太快,枯瘦的手砸指一把钳住她的下巴,将一整碗都灌了进去。

      但是在那之后……

      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啊,비骗人的……”黎母尴尬笑了两声,“不过不用担心,小弦,下次我会找更可靠的办法。”

      “算了吧。”黎父说道,“命就是那个东西,怎么也改不了。如果她成为不了适配者,就在家呆牟着也行。再说了,等再大点,就让她嫁人算了。”

      “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反正我就是这样的废物,你们当初就不要生下我啊!”

      ଊ黎弦心头一股怒气,她在学校发泄不了,在这里还不能发火吗?

      “小弦,别生气。你슮爸爸不是那个意思。他是想说,就算你以后找不到工作,我们养你就行。如果遇见心仪的人,有了老公照顾,也就不需要我们操心了……”黎母劝道⍬。

      “还真是抱歉,是我让你们操了不该操的心。如果当初只生黎白一个该多好……哈,说不鷾定癰他也会让你们操心。”黎弦嘴角带着冷笑。

      与她不同,弟뤯弟黎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但是他今年才会检测。

      ᘩ 到时候若跟她一样,就有的好看了。

      “再说一遍,他是你弟弟!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玩意儿。”黎父生气道。

      䣞“我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生我!你以为我在学校里过的都是什么日子?”黎弦大喊。

      谁ᦄ知道为什么父母会将这样的基因遗传给她,在这种九成人都拥有愚者之石的时代,他们这种人无论怎么努力,賌都不会得到社会的认可。㬬

      就算基因不好也行……可是他们家还穷!她根本就无法去用钱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就算基因不好,没有钱也行……但是她还有个品学兼优的弟䐅弟!

      在没有测验之前,父母就已经处处都为弟弟着想了,而现在带她来这里,也只是不想叫她让他们丢脸!

      黎弦根本就无法想象,当弟弟有了愚者之石之后,她会变成什么样!

      万一是㮷有异能的愚者之石?

      那她是不是就被完全抛弃了!

      “你给我闭嘴!学校的事情我们已经找过老师偋了,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我们每天工作就已经忙了,已经尽可能将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了!你就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黎父大喊。ಸ

      陆 “当然是子虚乌有!那个女的的父亲是学校的投资方之一!当然所有老师都顺着她们说话了!你要是真的为我着想,就帮我转学!”

      “䠘胡闹!你知道我们为了给你塞进那个学校花了多少钱吗!你以为自己能够灨转学到哪里!”

      “看看我!你们宁可让这道伤疤ᴝ在我脸上呆着,让我在学校受尽欺负……你们这钱还不如直接扔进火里!”

      “你……”

      “喂,看前面!”黎母忽然喊道。

      뒓“那是什么!”

      “我的天……蜥蜴?”

      “那是虚空异兽!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줞”

      “快,快掉头!离开这里!”

      咚——툆

      哗䯵啦——

      砰—쾝—

      刹车声,玻璃破碎声,重物撞击声,然后是……

      天缕旋地转。

      她费了很大劲才睁开了眼睛。

      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

      ——这是哪里?车里面? 㚵

      她䐄想要转头,却发现脖子痛的要命,只能够看清眼前的믎场景。

      퓚这似乎是一辆遭遇车祸的车,整个车都颠倒了过来,而她躺在后座车内顶上。

      现场有很浓重的血腥味,顺着车窗,她能够看见一具男性尸体……应该可以这么ម说,因为对方的身体已经扭曲成诡异的形状,活瘷着的可能性并不大了。

      眼角的余光,能够看见前座上有一名女性的影子聀。

      她竭力动了动,发现自己的手边有一个疑似手机的东西。

      她的手伸了伸,抓到手机。

      但是她发现这个手机很奇怪,怎烞么都摸不到开机键。但是却误打误撞通过指纹解锁了手机。

      她费力地按下了报警电话,对方传来甜美的女声。

      “这里是110报警中心,请问您有什么紧急情况?”

      “车祸……救人……”

      她费力地说出这句뵀话,却咳出鲜血,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某쌄知神族䩐高档ᐄ医院,急诊室。

      嘀——

      心电图变成了直线。

      医生看了ȩ一眼虚拟电子表上的时间,开口道。

      “死亡时间,公元2070年4月4日,上午9点10分痝,次樱·莎弗尔元帅逝世。”

      他表情悲痛。

      旁边的护士低声说了一句,“我们又少了一位英雄。”

      㖾同日,下午,江崎元帅家中。

      一封电子邮件发到了江崎凉子的手机上。

      标题:你要的全部真相

      发件人:次樱·莎弗尔

      (或者你还可以像从前那样叫我塞莭西亚·斯卡利特·维勒)

      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