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护士freemiove欧美

      蹲 合溪城作为楚国的重镇,规模可不是梨园镇可比的,站在远处望䀅去,一眼望不到边,站于城墙之腘下向上看,墙伐体目测有十几米高,厚度也有五六米宽,用巨石堆砌打磨而成,如果把斜梨园镇比作秀气的狐狸,那么合溪城便是伏地的雄狮。

      进入合溪城,先去杂货铺买了两张地聶图,城区与♌周边地图,然后陸找了个客栈孂住下,再加上两个小菜,这便花去3两银子䪦,这可比梨园镇那个偏远小镇物价高多了。

      飮叶康拿出周边地图,确定了溪阳山的位置,距离合溪城不到半个时嘯辰的路程,但现⠫在已是傍晚,只等明天再去。

      合溪城作为溪阳派边上的唯一重城,了解清ꁶ楚还是很有必要的,叶康拿出城区地图开始研究。ࡓ

      此城可大致分为5个区域,东南西北各一个,加上官府建筑所在的城中区。

      城南多是贫民窟,叶康也不感到奇怪,再发达的地方也有贫民窟的存在,釮住着的这些人可能也不是房子的主人,只是在Ꜿ合溪城讨生活罢䆛了。

       城东多集市,基本生活必需的商店这里都会有봌,相对比其他几个区域繁华热闹的多。

      至于城西和城北,大多是住宅区,有的过去庞大,一处住宅占城区的十分之一,想来是个极有权势的家族。

      叶᥺康从口袋中掏出所有的堑银笇两纓放在桌上,一共14两50文,渗若是住客栈加上每天的饭钱还可以坚持半个月。 佗

      也不知道去溪阳派当弟子管不管吃住,若是不管,自己还要找份工作,也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工作。

      多想无益,等明天婎看情䦪况怎么样再说吧,他知道自己想的可能轻松,成为溪阳派弟子諷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从光头大汉和万礼的提醒中,就可以知道其难度了,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叶康不作他想,上床睡觉,养好精神。

      ...

      清晨,天刚微微亮,叶康再䜶仔细的检查自己的仪容,虽然是平民服,是粗布料子,爯但也被他收拾的一尘不染,既然是求学,自然要庄重一点以示尊敬。

      叶康从客栈出发,约莫过삜了半个时묽辰来׹到溪阳山的山脚下,通往山上的石阶被两名威武的壮年守着,二人皆背着大刀,应该是溪阳派的守门弟子。

      “站住,此♛地乃溪阳派的山宣门所在,你是何人?又有何事?”注意到叶康的到来,其中一人发问。

      “在下叶康,因仰慕溪阳派的刀法,特来拜师学艺”叶康拱手一礼졡,说明来意。

      两人对视一眼,今年收徒大会前段时间已经结束了啊,但此人特地慕⯭名而来,态度又如此诚恳,又不好人都没见就让人回去。

      “你在此等候,我去向传功长老请示”左边的弟子最后还是决定⋫给叶康一个机会,说完往山上走去。갏

      又过了半个时辰,那人下来了并带来一个好消息,传功长老愿意见他,同时也提醒叶康,不要抱有太多的槸期望。

      槆 两人来到半山腰的广场上,广场用白石所砌,雕有很多不知名的动物,边缘有数座恢⸠弘的大殿,四周不同的道路通向远处,极目望去,隐约有些亭台楼阁,高瓦殿宇깈,来往有些弟子,白色的统一服侍朴实而洒脱,࢒看上去气宇轩昂,有的相互谈笑䌩,有的行色匆匆...广场前方尽头还有一道石阶通向山顶,只是上面云雾ঢ缭绕肄,有온些看不真痡切。

      ɖ 那人将叶康引到广场边的一处ဠ大殿前,指了即指里面示意叶康进去后便走了。

      叶康推开至少酙三米高的殿门,一股屋内ɐ特弹有的凉气袭来,在炎壬热的夏天十分舒爽。叶康走进,看到大殿中站着一个筹四十几岁的中年鑍人,不待自己说话,那人迅速来到叶康身边,两根手指搭在他手臂上,叶康顿时全벁身动弹不得。

      这人要做什么?叶康惊恐起来,他非常不喜欢这种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只见那人伸出另一只ㄴ手ใ在他身上不断摸着。

      “根骨一般,你已经错过了打熬根骨的最佳时期,而且本派只收根骨上佳之人,你不适合”

      ケ传功长老根据判断给ᓳ出结论,正当叶康为自己辩解时,他再次被打断。䙯

      “不好了,大师兄和尚辛打起来了”那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道。

      “这两个人,怎么总是给我找麻烦?上次给他两的处罚看来是轻了”

      퀀传功长老听完弟子说的,没有再搭理叶康,去的晚了可能会闹出人命,在叶康的惊叹中,长老脚步点地,几步便到了殿门ꂠ口,又几步便消失不见,速度之快,让他好ᦱ不䝴容易Ԇ才反应过来,不由啧啧称奇,힫这还是人吗? 佑 邱 不过现在自己该干嘛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有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句话没说鞬就让他走了,叶康实在不甘心。

      好在传功长老很快便回来了,看到叶康还在,顿时不悦。

      ⻎ 쓩“你怎么还不艅走⨎,怎么?还要我ꈑ亲手请你出去?”

      “小子真的是仰慕贵派刀法,千里迢迢而来,请给小子一个机会...Ҫ”

      “滚”长老不等叶康说完,一声怒喝,他죿不喜欢太过纠缠的人。 惪

      叶康见长老如此,也줴没有镎脸皮再多说什么了,作揖道了声告辞,转身向殿外走去,看来只有寻求其他出路了。

      “慢着,倒是有一个机会,本派有100名炼萣药实习弟子的ꑧ名额,若是在一年内被炼药长老看上收为弟子,也会成为溪阳派䲎正式弟子,学习本门武学,若你愿意,ᄉ可以去弟子大殿登记”

      就在叶康快要踏出殿门时,长老叫住了他,所说顿时让叶康喜出望外,只要有机会叶康就愿意去尝试,最怕的就是౰毫无办法。

      ꯙ“小子愿意,多谢长老提醒,小딉子这就去弟子大殿登记”

      峺看到叶康答应的这瑌么欢快Á,长老心中倒有一丝不忍,说是实习弟子,其实一点福利没有,就是个打杂的。

      而且这届炼药长老从没瀗在实习弟子中收过徒弟,这也导致实习弟子一年比一年少,长老终究没告诉叶康这些,叶康在他眼中只是个渺小的存在,说不说都无所谓。 

      询问了个广场上的弟子,来到广场边另一处大殿ઐ,这里ꄿ弟子来往众多,柜台⦒里站着几个人在给弟子办各种业务儁。

      叶康来到柜ㅥ台说自己是来办炼药实习弟子登记的,那人听后马上便给叶康办理,态度很是热情,这让叶康对溪阳派有了些好感。

      叶康在表格里填写了自己的基本信息,倒是没用到平民籍,溪阳派才不管你是奴隶还是平民,只要你资质好,就算你是奴隶也会求着你加入的。

      自此,叶康正式ꆶ加入溪阳派,成为炼药殿的一名实习弟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