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哭女朋友18p

      “卡...卡哇伊??*玢”趦越水七槻看着睡美人一般的雪团忍不住惊呼道。

      “可爱吧!这可是我们宠物店里最靓的仔了。”一旁뎊的宫野明美看着雪团一脸沉醉的说道。

      “确实好可爱啊㐲!这个小家伙简直就像天使一样。”

      “越水小姐是要去福冈县吗?”增山远试探着问道。

      “嗯,增山先生也是吗?”

      增山远点了뱽点头ኵ。

      “那还真是巧ᗆ,说起来我老家就在福冈县,到时候有空的话可以带你们到处转转。”♎

      “꣖好啊!”还没等宫野明美说话,增山远就抢先一步说道。

      宫野明美镵一愣显然她ⷯ没想뽖到增山远会答应。

      越水七槻也愣住了ꁬ,尹她也没想到自己随便客套一下,增山远居然会答应。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增山远笑了笑对此㓥并不在意,쯪他之所以会在所有人说话之前答应下来其实࿃是因为越喽水七槻。

      对于女越水七槻这个人增山远的映像非常深刻。

      越水七槻᯲今年19岁,明年,也就是柯南元年的时候是20岁。

      똊 到时她会伪装成与服部平次、白马探等人一样高中生侦探,打着日卖电视台럶的幌子,设计策划侦探甲子园活动,把一众高中生侦探骗灋到无人Ꙁ岛困起来小岛上。 汛

      她的目的是实际ꭌ为好友报仇。

      按增山远推测,越水七槻担任女佣的好友所在人家发生了薰衣草屋密㈽室杀人事뺚件就在最近会发生。

      案件本身其实是䈴大小姐自杀的,但被另一位高中生侦探时津润哉错误判断地将自杀案件定为他杀案件,并把越水七槻的ౄ好友女佣指为凶手。

      女佣因为接受不了毪警方的盘问而自杀身亡,但无良媒体却说凶手在被捕前畏罪⢻自杀。

      越水七槻得到消息以后非常伤心,她凭借好友生前发来的求救信息:“一个说话腔调很奇怪的高中生侦探怀疑我是凶手,严救救我!䔉”推理出凶手应该是长年留学海外因此日语生⿴硬的白马探,关西潕腔很重的服部平次,口头ៀ禅为“鄙人”的时津润哉3人中。

      所以设计才侦探甲子园无人岛案鷳件,并自己假扮为参赛者,目的是找出当初导致好友身亡的侦探。

      然后越水七槻利用了槌尾广生与甲谷廉三솕去协助完迄成侦探甲子园的布置与招人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这二人都与导致女佣死亡一事有关联,也是越水的复仇目鿆标。

      其中槌尾广生在当时为了方便盗窃而在窗户上动了手脚,而这个手脚被时津润哉认为是杀人凶手所为,进而大肆㬱渲染糨。

      甲谷廉三则是明知大小姐死因却明哲保身,间崲接导致了女佣的死亡。

      越水七槻用来找出凶手的方法则是将薰衣草屋密室杀人事件中相同的手法作为题目,最快解开手法的人就是当时破案害死她好友的侦探。

      最后时津润哉上⡄套了,被越水七槻找了出来,蚙并杀掉찭了他为好友报仇。

      而让越水七槻被其他高中生侦探发现뫾的原因则是她一直在强调校规ḛ严格,但却打了耳洞,与严格的팎校规有所矛盾ꎇ,露出了破绽。

      而增山远之所以会顺着越水七槻的客套话,把这件쇤事答应下来,目的就是为了拉越水七槻一把。

      皵 增山远䑭不想再有什么让自己遗憾的驃事发生了柮,所以他想拯救这个少女。

      澍 沉默良久后,越水七槻干笑了两声说道:“䅱呵...呵呵,鵭那什么,船-应该明天中午就会靠岸,那到时候我带你们去转转。”

      “那就麻烦你了。확”增山远笑着说道。

      越水七濫槻点点头,低头跑路了。

      “我说老板,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和她盲扯上关系?”宫野明美质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她很有趣,还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㬛”

      宫野明美闻饦言表情有些古怪,初次见面手的人说什么有趣,富有正义,这也太奇怪了。

      “老板,你不会是想老牛吃嫩草吧?”宫野明美试探着问道。

      还没等增山远反应过来,宫野明美就继轌续说道:“老板,你今年鴍28,人家才1斷9岁,差的有点多,你们不合适的。”

      坸컩 “你误会了,我在抓到陷害我姐姐的凶手之前不会考虑这方面的事情。”说完增山远就转身离开了。

      船在大혱海上航行了3ኾ0多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福冈县。

      增山远被宫野明美搀扶着一步一挪,这晕船实在是太难受了,增山봥远都不记得自己中间吐了多少回了。 朮

      “增山先生,我看你쫗这样子怕是也窴没办法出去玩了,要不要先休息一天?”一旁的越水七槻问道。

      䝼 “也...也好!”

      “墊那我拜托朋友帮你们找个旅店,明天我过去找......”

      “母亲差不多就行了!别闹的大家都难堪!”突然船头的争吵声打断了越水七槻的话。

      众人塚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港口处。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3ᤖ0岁出头ǔ的男人,正一텕脸严䦒肃的朝那个大婶说着什么。

      增山远和越水七槻对视一眼立马意识到这个男人恐怕就是大婶说的入赘的儿子。

      “啧啧,看样子大婶的儿子入赘的家庭还挺厉害的,居然能查到大婶坐的船,还能直接到港口堵人。”越水七槻一脸不屑的说道。

      “没有权势的话,大婶的儿子也不ﴣ会入赘吧?”增山远说道。

      暧 “这倒也是,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男蚈人最难缠了。”

      习 “你指什么?”

      “ˍ绝情!明明已经查到了母亲和孩子所在的位置,应该也知䭶道了母亲是想做什么,这种时候一般人应该会装作不知道,最起码满足母亲的愿望吧?

      낪可他倒好,直接来港口堵人了,这种绝情的人,我是不想打交道的。”

       “巧了,我也是。”增山远附和道。

      “你们两个就뽼别说了,这事跟咱们也没关系,我扶着人也怪累的,还是赶紧䭢走吧!”宫野明美说道。

      增山远和越水七ઁ槻同时点点头离开了港口。

      临ặ走之前,增山远听到了大婶带着哭腔的话:“谷川幽二,今天你要是把孩子带走,那你就不是晧我ü的儿子了。”

      回应大婶的是,是男翔人决绝的背影。

      谷川幽二吗?

      增山远默뷱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